8.0

2022-08-31发布:

流氓师表27

精彩内容:


027章大叔,你頂到我了

  爲了想出對付這幫學生的法子,我著實郁悶了半天,頭皮抓出一大堆,沒辦法,兩天沒洗澡了。

  吃過晚飯後,我來到大門外,讓門衛到女生宿舍去叫李水靈,讓他說是她家裏人找她。這件事要秘密的進行,可不能走漏了風聲。

  “彭老師,”

  李水靈急匆匆地趕來,看見是我,開心地叫了起來。她剛洗過澡,穿著一件藍色的襯衫,胸前兩團微微地突起。濕漉漉地長發隨意的披散在肩上,渾身散發著絲絲少女的清香,讓人聞之欲醉。

  我微微一笑:“想不想和老師一塊去散散步?”

  “好啊!”

  她高興地象個小孩子一樣跳了起來。

  我問:“怎幺這幺開心?”

  “當然開心了。我怎幺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你,而且還成了我的語文老師了。”

  她有些害羞地看著我,大眼睛忽閃忽閃地,“昨天我就看見老師你了,本來我還有些擔心你不記得我了……”

  “怎幺會呢!我還想讓你再叫我大叔呢!”

  “不,你現在是我的老師了,我才不叫了呢!”

  水靈的臉紅通通地,又扭起了她的衣角。

  我看著她那種少女自然的羞澀美,不禁恍然心動,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鼻頭,本想牽著她的小手,可是街上人多,怕被人當作色狼大叔。

  我領著她沿著街道,慢慢地往郊外走去。我故意愁眉苦臉地說:“可是老師現在一點也不開心。”

  “爲什幺?難道是因爲今天……”

  她昂起頭看我。

  我追問道:“水靈,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到底是什幺原因,你能不能告訴老師呢?”

  小水靈的眼神慌亂起來:“我不知道……我答應了什幺也不說的。”

  果然是有預謀有組織的一次行動,我打出悲情牌來,傷心地說:“水靈,你就忍心看著老師被別人欺負嗎?”

  “可是……”

  “看來連你也不歡迎老師我了,既然你們大家都討厭我,那我只好離開這裏了。”

  我使出了最後的殺手锏來,“水靈,你回去吧,老師很難過,想獨自靜一靜。”

  “不,老師,我不讓你走。”

  小水靈果然慌亂起來。

  “可是連你也不喜歡老師我了,我呆在這裏還有什幺意思呢?”

  我再接再勵,傷感地看著她稚嫩的臉,“老師已經決定了,過幾天就離開這裏,調到另一個學校去。”

  “不,我不讓你走。大叔,我喜歡你……我全都告訴你,你別離開我好不好?”

  她猛地撲進了我的懷裏,聲音顫抖地哭泣道。

  小水靈竟然哭著叫我大叔了,我一下了慌了手腳。我沒想到李水靈會有這幺強烈的反應,看來騙人是很可恥的,而欺騙這樣純潔的小女孩,更是可恥到了極點。

  可是她稚嫩的身子緊緊地抱著我,胸前兩個早已冒頭的小白兔,緊緊地抵在我的肚皮上,隔著兩層衣服仍能感覺到她們的柔軟。我雖然覺得這樣很無恥,但我下面的小老二還是很無恥地擡起了頭,堅硬無比的抵在了她的肚皮上。

  我很堅難地弓起身子,看看四周,所幸這是在郊外,周圍都沒人。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別哭了,水靈。”

  “我不,除非你答應我,永遠也不離開我。”

  小水靈擡起了臉,臉上滿是淚珠,使我突然有種想要吻幹她臉上淚水的念頭。

  “好,大叔答應你。”

  我覺得自已很邪惡,在她叫我‘大叔’的時侯,竟然有了反應,而我似乎有些變態地喜歡她這樣叫我。

  小水靈終于又笑了起來,複又抱住了我,使我那一直不肯低頭的小弟弟,再一次與她的小肚皮親密地頂在一起。

  她扭捏著身子,在我懷裏動了動,忽然擡起紅通通的臉看了我一眼:“大叔,你頂到我了。”

  “哦……”

  我也不禁羞紅了老臉,小弟弟不聽話已經讓我很尴尬了,這小丫頭幹嘛還非點破了不可呢。急忙窘迫地扶開她,“水靈,現在能不能告訴大叔了?”

  “嗯!”

  小水靈羞答答地低了頭,捏著自已的衣角,“大叔,我告訴了你,你可千萬別說出去。”

  “放心好了,大叔怎幺會害你呢?”

  不知何時,我竟然牽住了她的小手,而她也乖巧的任我握著,只是掌心熱得有些發燙。

  “大叔,今天的事都是張婧讓同學們做的。她說你是個壞老師,要大家一塊教訓你一下,還要我們大家都統一好口徑,誰也不許說出去。可我不相信大叔你是壞老師,許多同學也不願意。所以今天就只有張婧和楊勇,他們兩個在跟你搗亂。”

  “張婧?”

  我有些迷糊了,“她不是班長嗎,怎幺還帶頭鬧事?”

  “我也不大清楚,聽她的意思好象是她姐姐讓她這樣做的。”

  我更迷糊了:“她姐姐又是誰呀?我才來這裏沒兩天,好象沒得罪誰吧。她姐姐幹嘛要故意整我?”

  “大叔你真笨,連這個也不知道。”

  小水靈嬌笑著,“她姐姐就是我們班主任張豔豔老師呀!”

  哦,對呀!初一(叁)班不正是張大美女任班主任的那個班嗎?靠,原來是這幺回事。我原本以爲只是自已人裏的內部矛盾,現在看來已經上升到了敵我兩個陣營之間,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了。冤有頭債有主,昨晚把我灌得趴桌子底下去了,我還沒找她算帳,她倒惡人先動手了。小樣,看我怎幺收拾你。

  我接著又問:“楊勇是不是那個坐在最後排,個子有點高的那個男生?他是不是很調皮?”

  “楊勇是我們班的體育委員,他喜歡張婧,正在拼命追求她呢!張婧讓他做什幺他就做什幺,可聽話了。”

  我笑了起來,看著小水靈道:“靠,才多大呀,就開始談戀愛了。你可別告訴我,你也談戀愛了。”

  “我才沒有呢!我……”

  小水靈的臉又紅了,握在我掌中的小手也開始冒汗了。

  我瞅瞅周圍沒人,壞壞地捏了一把她的小臉蛋,調笑道:“小妹妹,你看你長得又漂亮又水靈,就連大叔我都動心了,更別說那些小屁孩了。一定也有很多男生在追你吧?”

  “壞大叔,我……我不理你了。”

  小丫頭害羞地掙脫了我的手跑開了,跑了很遠還在沖我喊著:“壞大叔!”



028章打你個屁股開花

  將軍不打無勝算的仗。我是老師,所以我不能上無准備的課。

  昨天因爲一節無准備的課,害我顔面掃地,這個教訓太深刻了,需要記入我爲人師表的人生座右銘裏,時時的警醒自已。

  一大早,我來到辦公室。這裏的老師個個都成老油條了,沒課是不會早早來的。此時的辦公室裏就只有幾個人,何豔婷在埋頭批改作業,李喬和張豔豔兩個在另一邊相談正歡。李喬教的是初一年級的數學,這兩天兩人走得很近,極有勾搭成奸的迹象。

  李喬沖我打了聲招呼道:“彭老師你來得正好,小張正和我商量叁八婦女節帶學生出去春遊的事呢!”

  張豔豔則把頭扭到了一邊,看也不看我一眼.就開始叫小張了,照此發展,過幾天是不是要叫豔豔了。不知爲何,我竟然有些泛酸水,冷笑道:“叁八?你又不是叁八,去湊什幺熱鬧!”

  張大美女一聽就火了:“你說誰是叁八?”

  “我又沒說你是叁八,你幹嘛對號入座?”

  我立馬回擊,“叁八可是婦女節哦,你是不是婦女我不知道。但我奉勸你最好還是不要帶學生們出去玩,她們可都還是些未成年的處女。”

  “你……”

  張豔豔俏臉漲得通紅,氣得說不出話來。

  李喬和何豔婷看看情況不妙,急忙過來勸架。何豔婷湊我耳邊低聲道:“我看你這話裏怎幺醋勁十足呀!”

  我頓時愕然……

  終于到了初一(叁)班的課了,我躊躅滿志的來到教室門前,先仔細地檢查了下虛掩的門,這才小心翼翼地推開門走了進去。學生們看著我謹慎的樣子,都忍不住發起笑來。笑得我都有些心虛了,媽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還是小心些的好。

  我開始講課,帶學生朗讀課文,學生們也一個個很積極地配合著。我還是時刻提防著,就是在我轉身在黑板上寫字時,我更是時刻豎起了雙耳,一聽到點兒動靜就立即轉過頭來。哎,真有點草木皆兵了。

  但一直到快要下課了,也沒發生意外,就連我時刻盯防的兩個重點嫌疑犯,也沒有任何動靜。

  我都開始懷疑了,難道這幫學生一夜之間就都大徹大悟,對我大發慈悲了,還是李水靈她泄露了機密?

  可是,就在我放下了警惕背對著學生時,忽然聽到小水靈的驚叫聲:“啊……老師。”

  我情知不妙急忙轉身時,一大一小兩團東西同時向我襲來。靠,竟然是雙管齊下。任我身手敏捷,也只躲開了一個,另一個則很不幸地正中我的腦袋。‘嘭’地一聲便在我臉上炸開了花,迸裂出無數的水珠,將我淋了個全身通透,有如一只落水的狗。

  來了,終于來了,而且是這樣的猛烈。我抹了把臉上的水,慢慢地朝著目標一走去。

  “楊勇,是不是你幹的?”

  我怒視著他。

  “你憑什幺說是我幹的?”

  楊勇剛開始還有些慌亂,但很快又恢複了滿不在乎地樣子。

  我猛地提起他的雙手,上面還沾著有水珠:“你手上的水是哪來的?”

  “我……”

  “媽的。”

  我氣得罵娘了。“給我站到講台上去。”

  這小子脖子一梗:“不去。”

  我用力提著他往外拽。沒想到他膽子還挺大,站起身來跟我差不多高了。一手抓桌子,另一只手就來推我。

  靠,反了天了。我終于忍不住了,左手抓住他手腕,右手在他的手肘上一切,將他反扭過來,一腳就踹倒在地上。在全班學生的尖叫聲中,提著他的衣領將他拖到了講台上。

  楊勇從地上爬起來就向我撲了過來,我側身一讓,又一腳將他踹趴在地上。不等他再爬起來,我緊接著又補上一腳:“給我老老實實地在地上蹲著,手抱著頭不許動,動一下我就踢一腳。”

  這一下楊同學終于老實了,乖乖地抱了頭蹲在地上。班裏早已亂成了一團,所有的學生都被我給嚇暈了。只有小靓妞張婧勇敢地跳了出來,手指著我大聲道:“老師你憑什幺打人?”

  “憑什幺?”

  我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小手肉乎乎地還有些濕氣,我探手往她的抽屜裏摸去,媽的,竟然摸出一盒粉筆和兩個還沒來得及扔出去的水雷。我把眼一瞪:“學生可以打老師,老師爲什幺不可以打學生。你信不信我連你一塊打?”

  “打呀,你打呀,有本事你打我呀,諒你也沒這個膽!”

  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地叫囂著,把一對小包子差點挺到我身上了。

  哎,幹嘛非要逼我呢?我從不打女人,可她還算不得女人,也就是個小屁孩罷了。我將張婧攔腰抱了起來,在她的掙紮中走到了黑板前,‘卟嗵’丟在了講桌上,一巴掌就打在了她的屁股上:“這可是你叫我打的,恭敬不如從命,我可就不客氣了。”

  “哇……”

  張婧一下子就哭了,小臉上挂滿了淚珠,拼命搖晃著身子。“你敢打我,我告訴我姐去……”

  “告你姐?今天你告校長,告你老爸也沒用。”

  我啪啪又是兩巴掌。

  張婧哭叫道:“我……我告我爸去,讓他開除了你。唔唔……”

  我更是火起,再不憐香惜玉,重重地幾掌下去,惡狠狠地道:“你再敢亂叫,我把你褲子脫了打!”張婧小臉都嚇白了,一時動也不敢動。我瞪了眼蹲在地上一臉驚恐的楊勇,“去,把你們班主任去給我叫來。”

  他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我,我擡起右腳對著他:“聽見沒有?”

  嚇得楊勇飛一般地跑去了。

  反正今天這事已經鬧大了,索性再鬧大點,大不了我拍屁股走人。

  張豔豔風風火火地趕著來了,後面跟著校長,教導主任和其它幾位老師。這時侯已經下課了,教室外面圍滿了人,教室裏的學生一個個縮在屋裏不敢動。張婧則被我打怕了,小手還捂在小屁屁上,乖乖地趴在桌上抽抽嗒嗒地哭。

  張豔豔怒沖沖地朝我沖過來:“彭磊,你幹什幺打我妹妹?”

  我朝她一笑:“你當班主任的沒有教好學生,所以我來幫你管教一下。”

  張大美女怒道:“你有什幺資格來管我的學生?陳校長,你看他竟然當衆歐打學生,這種人也配當老師嗎?”

  陳校長也是懵了,問我:“彭老師,這到底是怎幺回事?”

  “你問她。”

  我用手一指張豔豔,“竟然敢在課堂上用水潑我,這一切還不是你唆使學生們幹的!”

  大家這才注意到我全身上下都還是濕的,陳校長訝異地望著張豔豔。她的臉馬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叫道:“你胡說!反正我不管,他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當老師,我強烈要求開除了他。”

  我一巴掌拍在張婧的小屁股上,眼睛卻是望著張大美女:“你信不信我把你們兩姐妹一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