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清末美女珍妃用肉体保命逃难

精彩内容:

公元一九零零年,英,法,美,俄,德,日,意,奧八國聯軍佞略中國,六月十七日攻佔大沽炮台,七月十四日佔領天津!侵略大軍直撲北京城!京城百姓爭相逃難,躲避戰禍,皇宮之內,更是一團混亂!

慈禧太後準備逃到山西一帶去,整個宮中都陷入恐慌之中。光緒皇帝和地最心愛的珍妃,也在收拾她們的細軟,準備隨太後西逃。珍妃是光緒的最愛,卻是慈禧的最恨,如果跟慈禧西逃,路上一定日子難過。于是,珍妃便偷偷跟光緒帝商量,不如逃到江南去,以便擺脫慈禧太後的控制,屆時再跟洋人談判。

光緒帝覺得珍妃言之有理,又怕慈禧太後不答應,二人于是秘密商量。不料伺侯他們的太監早已被慈禧太後收買,將他們的密謀全部告訴了慈禧。慈禧太後大怒,決定除掉心腹大患。但是光緒帝是一國之君,她不能把皇上殺掉,于是她把一肚子氣都出在珍妃頭上!

「馬上傳都統龍勝保來!」

龍勝保是宮廷禦林軍的都統,手握重兵,他立刻來到太後殿前。

「龍勝保,你立刻跟李蓮英去見皇上,傳我懿旨,將珍妃處死!」

「喳!」李蓮英大聲回應。

龍勝保心中吃了一骛,要殺掉皇上最心愛的妃子,可不是開玩笑的!」

「啓稟太後,」龍勝保有些猶豫:「卑職如何向皇上交代?」

「哼!皇上還不是我手中的木偶?」

慈禧冷笑:「放心,有李蓮英跟你去,怕什幺?」

「喳!」龍勝保知道太後殺珍妃的決心:「啓稟太後,要珍妃如何死法?」

慈禧太後想了一下,冷笑一聲:「她好歹也是皇妃,賜她一個全屍吧!」

「喳!」

龍勝保和李蓮英,捧著太後的聖旨,來到了光緒帝的寢宮。

「什幺?」光緒帝聽了太後聖旨,如遭雷擊,整個人一下子癱軟在地上。

在他身邊的珍妃,更是嚇得全身顫抖,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她知道太後一直不喜歡她,可是卻沒想到她在倉惶逃命之前,竟然還要殺她。

「皇上,救命啊!」

珍妃雙手抱住光緒帝,希望這個一國之君能伸出援手,救她一命!可是,光緒帝比她更怕慈禧太後。他知道,自己能做皇帝,完全是慈禧一手安排的,如果違背了太後,恐怕自己連皇帝都做不成了!

因此,任憑珍妃如何哀求,光緒帝只是哽咽抽泣,不說一句話。

「時辰已到!」李蓮英催促著。

光緒帝長歎一聲,雙手推開了珍妃,然後用袖子掩面大哭。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珍妃此時才看透了男人的心,她長歎一聲,緩緩站起:「不知如何死法?」

龍勝保到了此時仍然對珍妃持臣下之禮,因而跪下奏道:「太後賜珍妃子全屍,卑職已準備了鶴頂紅,白淩布,請珍妃自選。」

珍妃長歎一聲:「上吊,服毒,我都不想。禦花園中一口古井,那是我和皇上經常去玩的地方,能不能讓我在那裏長眠?」

龍勝保也不敢作主,擡頭望了望李蓮英,李蓮英心想,只要把珍妃處死就行,至于如何死法,倒也不必過問,因此點了點頭。

「請珍妃子前住禦花園。」

于是,珍妃便向禦花園走去,龍勝保緊跟著她。

「愛妃!」

光緒帝心加刀割,含淚叫了一聲。

可是珍妃對這個負心男人看也不看,連頭都不回,大步走開。光緒帝肝腸寸斷,一下子昏倒了!李蓮英嚇了一跳,要是皇帝出了事,太後怪罪下來,他可擔當不起。

「來人啊!快來人啊!」李蓮英急忙召集太監,把光緒帝扶入寢宮休息。

禦花園,一片蕭條,空無一人。八國聯軍已經打到北京城郊了,宮中的太監宮女都紛紛自己逃命。珍妃望著禦花園的小橋流水,心中飽含對光緒的忿恨。

這時後,她心中巳有一個意念:「一定要活下去!」

她左右一望,身後只有一個龍勝保在押送,四週一個人也沒有!

「真乃天助我也!」珍妃心中暗喜。

她決心用女性的魅力來挽救自已的性命!

「太後和皇帝,都是這幺無情無義,我何必爲她們守貞送死?」

珍妃能夠在宮中衆美女中脫穎而出,奪得光緒帝的寵愛,她對付男人的本事,自然不在話下。珍妃盛臀左右搖晃,人有求生的本能,女性的求生本能更強。珍妃偷偷瞟了龍勝保一眼,只見他一雙眼睛緊緊盯住她的背影。珍妃知道,只有說服這個男人,她才能活,想到這裏,她的屁投一左一右,扭得更厲害了。

這時候正是夏天,珍妃穿的是薄薄的絲綢,一個肥大屁股充份地凸了出來,左右搖晃,使得龍勝保一顆心也不由得隨著搖晃起來……他早已久聞珍妃的豔名,現在親眼一看,果然是名不虛傳。

「可惜,她就要投井自殺了。」

龍勝保是個死腦筋的忠臣,雖然有些心動,但卻不敢有非份之想。皇妃,對他來說真是太大了。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龍勝保定睛一看,只見珍妃不知怎的,竟然從小橋上跌到水中去了。

「她不是要投井自盡嗎?怎幺投河了?」

龍勝保正在詫異之間,只見珍吧從河中站了起來。原夾這小河很淺,只淹到膝蓋而已。可是龍勝保卻呆往了!珍妃全身濕透,她的絲網衣服一浸了水,變或透明一層,緊禁貼在身上,好像她完全沒有穿衣服樣!

驕挺的白雪山顫動著……

雪山頂上的紅棗吩外鮮紅……

兩條白嫩的大褪,修長,疲弱……

大腿的頂端,一大片黑黝黝的水草……

龍勝保的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睜得大大地,似乎要把這塊白肉吞吃了!

全身的血液剎那間抓速流動,一直沖到褲裆中……

珍妃站在河中,看見龍勝保一副垂涎叁尺的樣子,心中暗喜,便故意哀求:「龍都統,快來救我啊!我的雙褪被河泥吸住了!」

龍勝保一看,珍妃陷在河中,如果不去救她,她就一直站在那,變成不可能去投井自殺,自己就不能完成慈禧太後交代的任務,不僅無法向李蓮英交代,而且恐怕要被斬首。想到這裏,龍勝保便跳入河中,走到珍妃面前:「珍娘娘,奴才要無禮了。」

因爲他必須用雙手抱起珍妃的身體,才能上岸。而在封建時代,一個臣下用手接觸皇妃娘娘的肉體,那也是欺君之罪。

「唉呀,是什幺時侯了,還說這些客氣話幹什幺!」

珍妃風情萬種地把雙手摟住龍勝保的脖子。龍勝保一手托住她的肩背,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一步一步向岸上走去。

這一段路其實很短,可是在龍勝保心中,卻很長很長……

珍妃雙手摟住他脖子,一雙媚眼緊盯住地,頻送看誘惑的眼光……

嫣紅的櫻桃小嘴就在他面前,欲拒還迎……

雙峰緊緊擠壓著她的胸脯,傳來無比的熱力……

一手托著多肉的屁投,又酥又軟……

龍勝保一顆心幾乎要跳出來……

全身血管幾乎要爆炸了!

「不,不能非禮娘娘!」龍勝保極力警告自己:

「她快要死了,那幺可憐,不能沾汙她!」

老實的龍勝保,閉上了眼睛,把珍妃抱上了河岸邊的草地上!

「請娘娘升天!」龍勝保跪下來,催促珍妃自盡。

他希望珍妃快死,就可以剋制自己的邪念。珍妃一看龍勝保面紅耳赤的樣子,知道自己求生有望了。

她又扮出楚楚可憐的樣子,抽泣著:「龍將軍,我不想投井!」

「爲什幺?」龍勝保不由一怔。

「投井被水淹死,全耳要浮腫種潰爛。」

珍妃倚著勝保的肩榜,撒嬌道:「我那幺美的人,死得那幺難看,我不投井。」

勝保一聽,也有道理:「那幺,娘娘服毒自盡吧?」

「喝毒藥,痛得半死,又要七孔流血,太難看了!」

「那……娘娘懸樑自盡吧?」

「上吊?舌頭要吐得好長,我怕……。」

「那……。」龍勝保爲難了:「娘娘想怎幺死法呢?」

珍妃雙頰通紅:「我想,要全屍而死,最好的方法就是被插死!」

「插死?」龍勝保糊塗了:「用匕首插心窩?」

「不,不是用匕首,是用棍子!」

「棍子?」龍勝保更糊塗了:「我沒帶啊!」

「你已經帶了!」珍妃說著,伸手到龍勝保胯下用力一握!

「啊!」勝保頓時全骨震撼!

他沒想到這位高貴驕寵的皇妃,會這幺淫賤地來勾引他!

「不……娘娘……不行!」

「怎幺不行?」

珍妃淫蕩地煽動著說:「反正我難逃一死,就甯願選擇最快樂的死法!」

「不……這是欺君之罪啊!」

「傻瓜,洋人大兵壓境,皇宮的人都逃光了,這裏只有你我二人,誰也不知道!」

「可是……可是……。」龍勝保又愛又怕。

「龍將軍,我想死在你棍下,求求你……。」

珍妃說著,一手緊握他的大棍,雖然隔著褲子,也可感覺到又硬又粗……

「求求你,好將軍!」珍妃緊偎著他:「你這幺粗這幺硬,一定可以插死我的!」

龍勝保全骨麻痺了!呼吸越來越急促。

珍妃說得果然有道理,兵荒馬亂,所有人都自顧不瑕,眼前放著一個絕色美女不享受,真是大笨蛋……

「可是……她是娘娘,是皇妃啊!」他內心又掙紮起來。

他身爲都統,殺人如麻,從來不曾手軟。

可是今天要處死這個皇妃,卻使他矛盾。

「龍將軍,時間不多了!快來吧!」

珍妃說著,仰身躺在草地上,緩緩舉起她白嫩的雙腿,緩緩分開……

天生一個仙人洞,白的白,紅的紅,黑的黑……

水汪汪,濕潤潤,鮮豔豔,粉嫩嫩……

龍勝保定住了!像木偶一樣!

珍妃高高地分開雙腿,她等待著。

生與死,就在這一剎那。

如果龍勝保剋制了性慾,她的生命就完蛋了!

龍勝保呆了片刻,突然間他狂吼一聲,像餓虎擒羊一般,撲倒了珍妃!

「我來插死你吧,娘娘!」

話說那珍妃施展出她狐魅般的性感魔力,終于把龍勝保引誘到她身上去……

珍妃一邊淫聲浪叫,一邊斜眼偷看龍勝保,觀察這個殺人魔王的表情。只見龍勝保滿臉脹得通紅,脖子上青筋一根根浮了起來,頭額上,一顆顆豆大汗珠不停地滾下,圓睜的雙眼飽含著獸性……

「他已經開始癫狂了。」

珍妃心中暗喜,但是她並沒有鬆懈下來,她一生聰敏,對男人的心理了加指掌,何況現在到了性命交關的時刻……

「龍勝保從前見到我就屁滾尿流,現在居然敢肆無忌憚姦淫我,無非是因爲他手操生殺大權。只要事畢之後,殺了我減口,便可神不知鬼不覺了。一方面可以回報慈禧太後,另一方面又可掩飾他的淫亂……。」

珍妃心中越想越怕,眼看龍勝保喘若粗氣,十指頭插住她的肥肉……

「他接近崩潰了!」

崩饋之後,龍勝保即會性慾消退,清醒過來,到時侯,他一定會毫不猶豫,殺死珍妃……。

「一定要延緩他的崩潰……。」

珍妃明如秋水的媚眼緊緊盯住龍勝保的面孔,捕捉他的每個反應。

「啊!……親妹妹!……親姐姐!……」

龍勝保突然狂吼若,體內一股洶湧澎湃的熱流即將破關而出……

「好哥哥!……情哥哥!……」

珍妃一邊浪叫著,一邊立即將體內的某個部位的肌肉緊緊收縮……

龍勝保突然感覺到,洶湧的熱流沖到了閘門口,閘門卻牢牢緊閉!

熱潮像海浪,一個攻擊失敗,悄悄撤退而去,重新積蓄力量……

「又來了!姐姐,我不行了!」

龍勝保狂吼若,他感覺到體內的熱流又發動新的更大攻勢……

「我也……成仙了:!!」

珍妃更加尖聲浪叫,暗中更加使出力量,再次收縮肌肉,緊夾阻止龍勝保熱潮猛撲閘門,閘門搖搖晃晃,但終于在生力軍的支援下,力保不失。龍勝保只覺得渾身發熱發燥,身子似乎失去重量,浮到了半空。

「啊……好妹妹……你太會夾了……!」

他忍不住再次吼叫起來……

他終于明白,爲什幺光緒帝會冷落東宮皇後而倒在這石榴裙下……

「你不是人,你是妖精!」

他喘息著,一手緊緊握住珍妃那後白玉般的山峰,所有的女人,只要從男人身上享受性愛,而珍妃卻給男人以最大的享受!所有的女人,都不能像她那樣,準確把握男人的情緒,同時擁有那幺出神入化的技巧,收發自如,就像個武功高超的女俠……

珍妃的兩條雪白大褪盤纏龍勝保的後腰,一上一下搖晃著……

「好弟弟……心肝哥哥……。」

一陣陣銷魂蝕骨的淫叫,又像吹笛一般,催動起龍勝保全身血液……

熱潮又漸漸積蓄,準備一個更巨大的浪頭,攻擊那已經很脆弱的關門……

「我不行了……又來了……好姐姐……我……要崩潰了……我要射出來了……再夾緊!夾緊……!」

珍妃從他苦白的睑色和瘋狂的眼神,知道這次的發射將是最高潮……

她突然發手用力一推,將龍榜保掀下她身子,然後把頭埋在地胸脯上,大哭起來!

龍勝保正等待高潮的到來,準備好好享受一番,沒想到在緊要的關頭,卻出現了這個意枓不到的情形,他不由手足無措了。

「你……怎幺啦!」

這關切溫和的一問,使得珍妃抓住了地的心理弱點,她哭得更大聲了。

「想我貴爲一國之妃,今天居然被一偭粗魯的武夫沾汙我的身子……。」

珍妃這一哭,更使龍勝保惑到慚愧。

「是啊,珍妃乃千金之軀,今天要被處死,已經是很悲慘的事,我卻趁人之危,將她姦淫,真是雪上加霜,趁火打劫……。」

珍妃偷偷一看,龍勝保並末被她這一罵而動火,反而低沉不語。

「他內疚了……我有希望了!」

珍妃突然坐了起來,臉上點點珠淚像斷了線的珍珠,滾滾而下……

「龍將軍,我知道難逃一死,還是死在你手中吧!來吧!你掐死我!」

珍妃把雪白的脖子伸到他面前……。

龍勝保望住這個視死加歸的女人,心中更加感動。他是個打仗出身的武夫,最佩服不怕死的人。何況,這是個剛剛和他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

「娘娘,我龍勝保怎幺忍心殺你呢?」龍勝保感動地說。

他本來想說的是,聖旨難違,他不敢反抗,還是請珍妃自盡……

「謝哥哥不殺之恩!」

珍妃沒等地說完,立刻撲到他懷中,又挨又擦,使得能撈保不忍心說出下面的話。珍妃何等精明乖巧的人,一見他猶豫不決的神色,馬上趁熱打鐵……

「如果我能活下來,情願做你的妾侍,服侍你一輩子!」

這句話大大震撼了龍勝保!

「天啊!加果有這個絕色佳人做老婆,我龍勝保就成了比娶了她的光緒帝更幸福的男人了!」

他緊緊盯住珍妃,心中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做出這個欺君犯上的大行動?

「違抗聖旨,納皇妃爲妾,這是欺君大罪啊!要滿門抄斬的啊!」

他畢竟是個清朝的人,封建忠君思想仍是濃厚,便他存有顧忌……

珍妃立刻猜到他的心理,立刻精光著身子,偎入他懷中……

「現在八國聯軍席捲中原,太後皇上都倉惶逃命,朝廷四分五裂,天下大亂,在這兵荒馬亂之際,人人自危,籼自己逃命都來不及,誰還顧及你的一舉一動呢?我的情哥哥……。」

說著,她又摟抱龍勝保,獻上甜蜜的一吻……

這一吻,又使龍勝保回味起剛才癫狂的一幕,如果有這個女人做老婆,自己的性生活一定非常完美,日日夜夜,簡直賽過神仙……

「何況現在我手握兵權,皇上和太後都怕我叁分,我怕什幺?」

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龍勝保終于被那珍妃的魅力迷住了。

「我來救你,娘娘!」

「現在遠叫我娘娘?」

「啊,好姐姐!好妹妹!我來救你!」

龍勝保抓住一個逃命路過的宮女,將她勒死!然後替她穿上珍妃的衣服。

勒死的人七孔流血,面孔浮腫,本就很恐怖,誰也不敢多看一眼。

最熟悉的李蓮英也是不忍心看。

「這就是珍妃,我已把她處死了!」

時間緊迫,李蓮英顧看逃命,再加上他萬萬沒想到龍勝保會在短短的時間裏勾搭上珍妃。于是下令將「珍妃」屍首抛入井中,回報太後。龍勝保繼續保護太後逃出了北京城。

至于那珍妃,他當然沒有膽量帶在身邊。因此,他叫珍妃打扮成普通農家婦女模樣,然後派了兩個心腹家將保護,把珍妃送去自己老家揚州,準備等事件平息之後,再退伍回鄉,和珍妃共享歡樂。

珍妃到了此時,也無可奈何,別無選擇,何況在亂世之際,能夠成爲將軍的妻子,也總算是安穩的歸宿。兩個心腹家將也不知道他們護送的這個美女是誰,他們雇了一輛馬車,讓珍妃坐在裏面,日夜兼程,向揚州走去……

馬車走了兩天,來到徐州府臥虎山一帶,便遇到一支意大利的大軍。兩個心腹家將慌忙將馬車趕入另外一條岐岖山路,躲避洋軍。到了夜晚,洋軍已不見了,家將趕著馬車穿過密林,這時人餓馬疲,他們便趕到一家客棧投宿。

沒想到在戰亂之中,這家客棧早已成了一班強盜的黑店,他們藉著客棧,招徕來往商旅,遇到有油水的商人便殺人劫財。這一天,珍妃和兩個家將來投宿,頓時引起強盜們的眼紅。

「這個女人,簡直美若天仙!」

「她一定是大戶人家的女人!」

「大戶人家,一定是腰纏萬貫!」

強盜們躲在暗處,偷偷議論,珍妃即使是在落難的時侯,也掩飾不住她清新脫俗的氣質,掩飾不住她雍容華貴的風度……

黑夜,強盜們下手了!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龍勝保派來保護珍妃的心腹家將,自然不是泛泛之輩。衆強盜黑夜偷襲,卻遭到二家將的拚死抵抗!剎那間刀光劍影,血肉橫飛,殺聲震耳,慘叫不斷,雞飛狗走,家俱盡毀,一場激烈的大搏鬥,大厮殺,席捲整個客棧!

兩個家將雖然武功高強,但是一來遭到偷襲,二來衆強盜人多,雙方打成平手。天明之際,二家將終于寡不敵衆,傷重而亡。而強盜世死了十來個。剩余的強盜搶走了家將隨身構帶的財物,又來搶珍妃。

「咦,人呢?」

強盜們搜遍整個客棧,也沒找到珍妃。原來珍妃見情勢危急,趁著黑夜,雙方混戰之際,便逃出了客棧,躲入山林之中。

天明時份,她躲在林中,看見強盜們擡出二家將的屍體到客棧外埋葬,嚇得魂飛魄散,不敢久留,慌忙逃入密林深處……

珍妃自幼嬌生慣養,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出門坐轎,現在獨自一人,步行逃命,真是苦不堪言,一步一驚,淚流滿面。走了半天,人也累得半死,肚子餓得「咕咕」叫,隨手一摸,身上一文錢也沒有。

走出樹林,遠遠看見炊湮袅袅,有一座大城鎮。珍妃餓得眼冒金星,渾身又酸又痛,便朝城鎮走去。城鎮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販店客棧,應有盡有。珍妃身無分文,只能眼巴巴幹吞口水。到了夜裏,也不敢去客棧,只好到破廟淒宿。

寒夜,冷風刺骨。

珍妃衣衫單薄,饑寒交迫,正是自打娘胎出來,沒受過這般苦。好不容易捱到天明,她再來到街上,想謀個職業,卻又什幺也不會。實在餓得受不了,真想伸手向人家乞討。但她當慣了一國皇妃,如今淪落爲乞丐,面子上實在下不來。

走著走著,迎面看見一座大宅,上面挂若「迎春院」的橫匾,門口站著一群塗脂抹粉,搔首弄姿的少女。

這是一家妓院!

她來到迎春院內已經一年了。

一年前,她在走投無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絕境中,無可奈何,只好踏進了妓院的門。當娼妓或者當乞丐,對這個皇妃來說,都是無比羞恥的事。但是,當妓女,起碼可以過著富裕的生活,可以享受性愛的刺激……

開頭幾次,當然是很不習慣,很難堪,時隔一年,她接的客也有數百人,漸漸也適應這位迎來送往的賣笑生涯了。迎春院內,垂柳依依,綠楊蔭蔭……

一股幽怨的箫聲,在亭台樓閣之中盤繞……

珍妃倚在她的繡房之中,手持玉箫,吹出了心中的無限哀愁……

一年來,八國聯軍之亂也已經平定了,光緒帝也回到北京,但是,她卻不敢回去找他,因爲她已經是被太後聖旨宣布死刑的人。君無戲言,太後既然下令處死她,她就得要死。

如果她現在回到皇宮,皇上爲了面子,爲了維護自己的尊嚴,一定要將她殺死。另一方面,禦林都統籠勝保也派出大批密探,到它搜察她的下落。

由于珍妃和二家將都沒有回到揚州龍勝保的老家,龍勝保大爲恐慌。珍妃逃走了,萬一她回到光緒帝身邊,光緒皇一向很寵愛她,說不定會不顧一切,重新把她留在宮中。

到這時候,珍妃就會記起當日他趁危姦淫她的事。只要她在枕邊向光緒皇說句壞話,只要光緒皇下一道聖旨,他龍勝保就要人頭落地了。

因此,龍勝保派出大批密探,攜帶了珍妃的晝像,在全國各地展開天羅地網式的搜捕,只要一發現她,馬上殺之滅口。對于珍妃來說,最安全的地點,便是躲在妓院之中。

因爲龍勝保怎幺也沒料到,這個貴爲一國之母的皇妃,會不顧羞恥淪落成爲娼妓!

「但是,日久天長,這種搜捕遲早會擴展到妓院來。」

珍妃憂心仲仲:「即使密探不來,我身爲妓女,每天應酬嫖客,就靠著這張面孔爲生。如果有嫖客跟密探認識,看到我的畫像,我就完了……。」

珍妃整日躲在妓院內,有如驚弓之鳥,真是度日如年……

「翠雲!」珍妃當上妓女,已改名翠雲了。

一聲叫喚,使得箫聲中止。珍妃放下玉箫,回頭一看,原來是妓院的老駂。

「翠雲,媽媽有筆大生意上門了!」

老駂滿面春風,扭扭捏捏走上前來,親熱地摟著珍妃說:「你這個可要幫忙了。」

珍妃是「迎春院」最紅的妓女,所以老駂也不敢得罪她。

「媽媽,何出此言?究竟是什幺大生意呢?」

「從俄國來了一批洋大人了!」

原來在八國聯軍入侵中國之後,清朝政府大敗,不得不屈膝投降,于一九零一年跟西方列強簽定了「辛醜條約」,向列強割地賠銀。西方列強成了中國的太上皇,紛紛派遣官員到中國搜颳民脂。

這些人稱爲「洋大人」,連清朝官員們都怕得要死,拚命討好洋大人。洋大人是最不受妓女欲迎的,一來洋大人仗勢欺人,嫖妓之後都不肯給錢。二來西方白種人的陽具都特別大,做愛技巧都得高,上了床沒兩個時辰不肯下來,往往把嬌小玲珑的中國妓女整得死去活來。

因此,妓女們一聽到洋大人,誰都不肯接。

老駂又知道洋大人是得罪不起的,否則以後日子難過,只好軟硬兼施,逼著妓女接客。湊巧這天來的俄國人一共有八人,妓院肯接客的妓女都上陣了,也還不夠,老駂只好來求珍妃。

珍妃是迎春院最漂亮的妓女,一年來已經替老駂賺了不少的錢,所以老駂也不敢相逼。

「媽媽,原來是洋大人駕到,我們應該熱情接待才是,這是官府的命令啊。萬一怠慢了異國客人,他們一狀子告到朝廷去,你這迎春院被封了都有份……。」

「唉,要是其他姑娘都像你這幺識大體就好了。」

老駂歎了口氣:「這批洋大人,一共八人,其他七人我已經好說歹說說服了七位姑娘接客,只有這第八位,誰也不敢接,我只好來求你了……。」

「爲什幺唯獨這一個沒人接?」

「他叫屠夫,是這批俄國人的首領。」

「咦,今爲洋大人首領,在俄國都是地位很直的人,連朝廷的王公貴族也要禮讓叁分。」

珍妃曾在宮中,對這些東西當然很清楚。

「唉,這件事跟地的身份沒關,要是你肯接客,我就把他帶來……。」

「好吧,媽媽。」

老駂好像怕她反悔,一溜煙地跑下樓去,沒多久,就把屠夫領了進來。

「這是我們翠雲姑狼,這是屠夫大爺,你們多親熱親熱,我就不打擾了……。」

珍妃擡頭一看,馬上就明白了。

難怪衆姊妹都不敢接屠夫的客!」

原來屠夫從俄國來到中國,水土不服,全身皮膚又腫又爛,令令人一看嘔心。珍妃是個最愛乾淨的人,要她陪這樣一個全身潰爛的人上床,簡直比殺了她還要難受。但是,她又不能得罪客人……

「屠夫大爺,請坐。」珍妃含笑招呼著:「待我一吹奏一曲,以娛君心……」

珍妃拿了玉箫開始吹奏一曲「春江花月夜」。

她希望盡量拖延時間,也許俄國人時間有限,就不用上床那幺可怕了……。

屠夫坐在椅上,全神貫注地頤聽著。

「所有妓女見了我都皺著眉頭,躲避唯恐不及。唯獨這位姑娘,不但不嫌棄我,反而隆重其事接待我,爲我演奏優美的樂曲……。」

屠夫是個熱血方剛的年輕人,他來到中國也學會了古筝,當下聽得技癢,便走到房中,在珍妃平日彈奏的筝上彈了起來。筝箫合奏,你唱我和,份外協調。箫聲寄托著她無限的哀愁,筝聲表示著他深深的傾慕,樂曲悠揚,無比的和諧…

「屠夫大爺……請上床吧。」珍妃突然中斷音樂。

「什幺?」屠夫吃了一驚:「難道你不嫌棄我?我全身潰爛,又濃又水……」

「屠夫大爺,我是個妓女,妓女的身子是世界上最骯髒的,皮膚的病只是暫時的,可以冶愈的。妓女的耽辱卻走永遠的,無法冶愈的!」

屠夫瞪目結舌,無言以對。

「既然屠夫大爺不嫌棄我身子的骯髒,我又怎幺曾嫌棄屠夫大爺的皮膚呢?」

紛花的絲綢裙子,輕輕地無聲地滑落在地上……

珍妃白嫩的肉體晶瑩無瑕,赤裸裸地袒露著,彷彿一朵出水芙蓉……

屠夫被這具仙女般的胴體迷住了,他張口睜目,完全像一具木偶……

珍妃伸出又白又尖的手指,緩緩地伸向屠夫的身子,逕輕一觸……

屠夫彷彿觸電以地渾身一顫!

珍妃嫣紅的嘴唇像綻開的玫瑰,微微張開,散發看芬芳的香氣……

屠夫眼睜睜看著這兩片紅唇向他逼近,逼近,好像吃人的大魚,張了開來,一下子把他吞沒了。珍妃的紅唇在他潰爛的臉上甜甜蜜蜜地親吻著,屠夫只戚到一股酥爽,全身發軟,本來潰爛發疼的地方不痛,發癢的地方也不癢了……

珍妃兩個眼睛滴溜溜亂轉,飽含著妩媚挑逗的眼色,令人心動……

她的纖纖十指在屠夫全身遊動,不知不使之間,屠夫全身衣服就像落葉似地紛紛落地,露出地又黑又粗,長滿金毛,同樣潰爛的身體……

屠夫仍然像具沒有生命的木偶!

珍妃又白又嫩的乳房尖翹著,紫紅色的乳頭像兩顆葡萄……

葡萄慇勤地送到屠夫嘴邊……

葡萄挑逗地擦著屠夫發乾的嘴唇……

一種空前強烈的誘惑,使得屠夫猛地張開他的血盆大口,一下子含住葡萄!

他貧婪地吮吸著……

珍妃並末受到什幺刺激,但是她故意加重了呼吸,從自己鼻孔中噴出了誘惑性的喘息……

屠夫的呼吸也無形中隨著她的呼吸加重了,喘得越來越厲害,越來越急促…

珍妃的纖纖十指繼續在屠夫全身遊移,毫不嫌棄那潰爛的膿瘍。

屠夫發現自己身上突然多出了一管玉箫,就像剛才珍妃吹奏的箫一模一樣,又長又硬……

珍妃的十指握住了玉箫,技巧熟練地按動起來,忽快忽慢,忽輕忽重,忽而十指齊下,忽而一指輕佻,忽而前後快抹,忽而左右輕旋,忽而上下套動,忽而頭尾揉摸,忽而在箫尾那撮毛穗上梳理,忽而在箫頭那光滑的地帶爬搔……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

珍妃演奏的這箫曲曳是驚天地泣鬼神,銷魂蝕骨,令人昏迷,令人陶醉,也令人崩潰……

「啊!……啊!……我要……要……」

屠夫發出了低吼,他全身顫抖,彷彿要剋制體內那股即將噴射的熔漿……

珍妃已經感覺到手中玉箫的騷動,她立即停止演奏,妖豔地躺到床上,來個欲擒放縱……

屠夫這時已經全身滾燙,慾火直燒到眼中!他所望之處,珍妃全身上下的每一塊嫩肉,都散發著女性的誘惑,使他發狂!

他猛地跨上珍妃身子,像個西洋武士那樣,雄赳赳氣昂昂,挺起了西洋劍!

「哦,好哥哥……」

珍妃不失時機浪叫:「快來吧!用你的西洋劍……插死我吧!」

屠夫大吼一聲,揮劍向下刺去!

「啊!舒服啊!」珍妃的淫叫更響了:「用力!再用力!」

屠夫,好像遇到一個強勁的敵人,西洋劍一刺入,便遭到兩面夾功!

「啊……臭姨子!你夾得我好緊!……」

他口中狂呻著,再次拔出西洋劍,再次猛插入,她好像處身你死我活的肉搏戰中,必須用西洋劍不停進攻,將敵人刺得稀巴爛!

劍光閃閃!血流成河!一場盤腸大戟!一場中俄大戰!

「啊……好哥哥,我崩潰了!」

珍妃故意發出哀叫:

「你太強大了……我投降了!……你不要再插……我求求你……不要……不要……啊!你這一插要了我的命!」

他雙眼發紅,目露凶光,西洋劍更加銳利,更加無情地插入珍妃腹中!

「我死了!」珍妃故意發出摻叫:「我……被……哥哥……插死……铙命……铙了我吧……」

屠夫全身充滿了征服者的驕傲,他挺起西洋劍,發動了最後一次攻勢!……

「啊!我也……完了!……」

經過這次戰役,珍妃雖然打了敗仗,但屠夫卻成了她的裙下之俘,珍妃趁機向屠夫提出一個建議:「把我帶到俄國去,我們一輩子生活在一起。」

屠夫馬上取出所有的盤纏,跟老駂做成交易,把珍妃帶走了。他們一直來到勃海邊,乘船直赴俄國。珍妃就這樣來到俄國,成了屠夫的妻子。後來俄國內戰,屠夫竟成了稱霸一方的將軍,珍妃也成了將軍夫人,享盡了榮華富貴。她一直隱瞞著自己的真正身份,直到她臨死之前,才把真相告訴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