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最爱视频在线直播www山的那边 1-5

精彩内容:

 第一章 畢業

  六月的榆城像一個桑拿房,四周都是熱氣缭繞,讓人昏昏沈沈。連堵在路上
的車輛發出的喇叭聲也是有氣無力的。

  G大的校門口停滿了出租車,司機們爭相下車攬客,場面一度很和諧。

  「姑娘,去哪兒?坐我的車!」

  「小夥子,上我的車!」

  像極了盛唐時期某院門口吆喝的:「大人公子快進來瞧瞧!」

  ……

  當然,這兩個畫面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剛剛走出校門的一個女學生並沒有理會司機大叔的熱情招呼,而是蹙著眉頭
不知道在想什麽。

  女孩的頭發屬于典型的黑長直,不加任何修飾,直接披在肩後。火辣辣的太
陽打在黑發上,看著就很熱,但是她好像並不在意。她的臉本來就不大,有頭發
遮著,好像比一個巴掌還要小。

  但是女孩的容貌卻不是讓人眼前一亮的美麗。眼睛不大,兩彎遠山眉反而讓
她看起來有點清湯寡水。除了嘴上的那一抹殷紅,還真沒什麽吸人眼球的地方。

  宋雨晴有些頭疼,她正在琢磨一件事,剛剛拿畢業證的時候,旁邊那個女孩
子到底是不是跟自己一個專業的,她完全沒有印象……

  可是人家突然邀請她參加什麽「系聯誼會」。這都畢業了,還聯誼個什麽勁
……

  她其實是不想去的,但是對于一個剛剛畢業沒有工作而又缺錢花的單身女青
年來說,多參加幾場聯誼會也不是什麽壞事。

  萬一這裏面有哪家的富二代正好來找女朋友,保不齊自己還能掐個尖兒。

  一想到這兒,宋雨晴的精神頭就上來了。得去啊,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說走就走,她立刻邁開腿,準備先回家好好收拾收拾,畫個精致的妝。

  「雨晴!你去哪兒啊!」

  說話的是苗苗——宋雨晴的室友兼好閨蜜。因爲都是榆城人,她倆平時在一
起玩的時間會更多一些。外地的室友放假回家就見不到面了,可是她們還可以相
約一起逛街、喝奶茶。

  但是苗苗和宋雨晴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如果說宋雨晴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那麽苗苗就是一朵出水的芙蓉。

  一個喜歡交際但渾身帶刺;一個單純清新但略帶妩媚。

  「晚上有個聯誼,去不去?」

  宋雨晴很想拉著苗苗一起去,可是她好像天生就很排斥這種場合,不出意外
的話,這次也還是一樣。

               果然——

  「我就不去了吧,你晚上早點回家。」苗苗用手摸了摸鼻子,不敢看她。

  挑眉,攤手,宋氏無奈。她就知道!

  「那行吧,你怎麽回家?」

  「我哥來接我。」苗苗偷偷看了看宋雨晴,觀察她的表情。

  「你哥?我……我先走了啊!」

  宋雨晴一下子夾起了尾巴,她就不該問這個問題。

  看著宋雨晴像逃離案發現場一樣急切地離開,苗苗笑得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要說她這個好閨蜜和她哥哥呀,那還真是緣分不淺……

  「苗苗!」

  就在她浮想聯翩的時候,有人在遠處喊她。不是她哥還有誰?

  「哥——」

  其實他們並不是親兄妹,而是異父異母。齊子程的爸爸和苗苗的爸爸是戰友,
出任務的時候因爲保護苗苗爸爸,齊子程的爸爸犧牲了。後來苗苗家就收養了齊
子程,他們也就做起了兄妹。

  但是苗苗和齊子程的感情卻比親生兄妹還好,說出來別人都不信,齊子程經
常因爲去接他這個妹妹,放了約好的美女鴿子。

  「趕緊上車,帶你去吃好吃的!」

  這次也一樣,剛剛走的時候對面的美女差點就要把面前的紅酒潑到他臉上,
還好他跑得快。

  「哎,你沒有參加典禮啊?那你的畢業證怎麽拿?」

  「讓劉飛洋幫我拿了。」齊子程不以爲然,他最討厭這種一本正經的場合了。

  「噢……你猜我剛剛跟誰在一塊兒?」苗苗決定逗一下齊子程。

  「誰呀?」齊子程邊打方向盤掉頭邊問。

  「宋雨晴!」

  齊子程的臉頓時黑了下來。苗苗見目的達到,捂著嘴笑個不停。

  「回家!不去吃好吃的了!」

  「別呀哥,我錯了還不行!走吧,我想吃東街的那家牛排好久了……」苗苗
立刻撒嬌,她的撒嬌向來是對付齊子程最好的武器。

  果然,車子乖乖朝東街駛去。

  宋雨晴回到家後有一瞬的失落。蒼白的墻壁圍著一處四方小間,女孩的衣櫃
占了很大的一處地方。沒有太多的修飾,一張床就幾乎鋪滿了地板。她也不太會
做飯,所以電磁爐旁邊堆著很多泡面盒子,方便又省事。

  比起其他人一回到家就有親人等著,熱飯熱菜端著,她的家裏確實顯得冷清
了些。

  與其說是家,還不如說是一個沒有一絲人情味的屋子。

  宋雨晴拍拍自己的臉,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這麽多年,早都習慣了,還在這
兒怅惘什麽呢?

  拿出化妝包,翻開鏡子,她看到自己年輕的面孔。她真的很年輕,二十叁歲
的年紀,臉上滿滿的膠原蛋白。

  宋雨晴一直想買一個化妝台,可是她平時兼職賺到的錢除了供自己上學,剩
一點兒還得從牙縫裏省出來買化妝品。而且,她這個小屋子,也放不下一個化妝
台了。

  她的化妝技術很流利,大概是因爲在KTV做兼職經常化妝的緣故。用粉刷
沾著粉餅,先在空氣中抖兩下,再上臉。

  睫毛要呈「Z」字型刷,這樣不會蒼蠅腿。

  ……

  這些繁瑣的小技巧宋雨晴早已爛熟于心,甚至隨手一筆都不會出錯。

  很快,鏡子裏的女孩變得妖豔妩媚,成熟了,也性感了。

  她很喜歡化了妝後的自己,可以全副武裝,把所有的脆弱包裹起來,不讓任
何人看見。

  不化妝的宋雨晴實在沒什麽亮點,非要說的話就是腿挺長、皮膚挺白。至于
臉嘛,屬于放在人堆裏不會被發現的那種。

  她今天選擇了一條暗紅色的長裙,這條裙子還是她參加苗苗二十歲生日宴會
的時候血拼到的。姐妹的面子得給呀,這裙子可是她所有衣服裏最貴的。

  宋雨晴心裏隱隱有種感覺,今晚會遇到特別的人。這種感覺很奇怪,讓她既
期待又緊張。每次去參加這種聯誼會,她都會有這種感覺。但是遇到的往往都是
大腹便便一臉猥瑣的油膩大叔,或者吊兒郎當趾高氣昂的毛頭小子。

  可是今天這個聯誼會去的都是大學生,應該不存在上面的那些奇葩吧……

  懷著這份期待,宋雨晴提著自己的高仿小羊皮包包走出了門。
.


               第二章  聯誼

  傍晚的榆城美得不像話。天空像一匹剛剛織好的藍色錦緞,星星和月亮加以
點綴,清晰可見,溫柔而又迷人。無數男男女女紛紛奔向自己喜歡的場所,享受
著這座城市令人無法自拔的夜生活。

  聯誼會定在城東濱海路上的一個KTV,據說組織者是系學生會會長,既然
是學生會會長,肯定來的人數量多質量好。宋雨晴心裏還挺高興,起碼自己也算
是這些人中的一員了。今天那個女孩也說了,這個聯誼會可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

  如果此刻你在這附近,就會看到一個身穿紅裙的窈窕女子披著滿天的星辰踏
進了她面前的大門。她一定是帶著某種希望,腳步輕盈,可以把高跟鞋穿得像平
底鞋一樣。

  剛一走進包間,宋雨晴就收到了很多目光。她喜歡這種感覺,談不上萬衆矚
目,但好歹也算是吸人眼球了。

  這個妝也算沒白畫,看別人反應就知道了。

  包間很大,好像是專門爲這種聯誼會準備的一樣,這麽多人都不覺得擠。

  「Hello美女,你一個人嗎?」

  一個燙著大卷的黃頭發男生第一個過來跟她搭讪,宋雨晴根本看不上這種男
生,太過浮誇,而且有些自以爲是。

  「是的。」不鹹不淡的回答,冷漠得剛剛到位,又不至于太沒禮貌。

  「跟我坐那邊吧!我也是一個人。」

  這句話剛說完旁邊就有人起哄:「呦!嗚——」

  宋雨晴很不喜歡這樣,被一個毛頭小子攔著,想趕緊走開,旁邊又有這麽多
起哄的攔著。

  正當她憋火想要爆發時,一個人突然出現在她的身旁。

  「不好意思,我跟她一起來的。」

  同樣禮貌的語氣,但更多的是不容置疑的拒絕與占領。

  宋雨晴一轉頭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面孔。他並沒有看自己,而是死死地盯著
那個黃頭發男生,直到對方翻著白眼離開才把眼神落在她身上。

  男生熟悉的目光就這樣投入進她眼底。其實他還挺帥的,這一點宋雨晴從來
都不曾懷疑。他的眼睛是屬于單眼皮裏好看的那種,只要他看著她,就有數不盡
的深情化開在空氣裏。

  「你怎麽在這兒?」回過神來的宋雨晴第一反應就是質疑,她可不記得這個
人還和她們系的學生會長認識,怎麽也出現在了這裏。

  「齊子程告訴我的。」男生一臉無辜,把鍋甩的一幹二凈。

               齊子程——

  這個家夥,怎麽這麽記仇呢!還把他弄來給她添堵。等會兒——齊子程又是
怎麽知道她要來聯誼會的,還知道地點?絕對不可能是苗苗說的,而且苗苗只知
道她來聯誼,不知道在哪兒聯誼呀……

  「那個……他也在這兒,他說他在門口看見你了。讓我來……」男生支支吾
吾,其實誰都能聽出來,齊子程是報信的不假,他自己要來也是真的。

  「他讓你來你就來啊!」宋雨晴撇開他,自己一個人往角落的沙發上走去。

  這個劉飛洋還真是夠讓人頭疼的,雖然自己一直單身,但他這種男生實在不
是她的菜啊。

  可是她又確實挺享受這種被人追的感覺,也就一直沒有明確的拒絕過他。看
來是太放縱他了,這種場合居然也要跟著來。

  還有那個齊子程,不就是當初答應了他的追求叁天後就分手了嘛,至于這麽
耿耿于懷嘛!自從跟他分了手,他就到處揚言她是渣女,還動不動就發小短信譴
責她。

  說來也奇怪,劉飛洋明明是齊子程的好朋友,怎麽還會喜歡她呢?而且這齊
子程還很「熱心」的幫助他,總是給他出一些馊主意,成心給她添堵。

  「你別生氣啊。」劉飛洋不死心地跟了上來。

  劉飛洋和齊子程不一樣,他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讓宋雨晴的拳頭像打
在棉花上一樣,軟綿綿的,無趣得很。

  「我不生氣,這是聯誼會,你快去看看有沒有漂亮姑娘吧!」宋雨晴想趕緊
支開他,她還急著去掐尖兒呢!

  「我不去。」劉飛洋還是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樣子,宋雨晴怎麽說他
都不走。

  這下可好,本來想著借這個機會交個朋友,可身邊跟著這麽一個鐵面雕塑,
誰還願意過來跟她搭讪啊,計劃全泡湯了。

  「求求你了,你不能去找齊子程玩兒嗎?」宋雨晴都想給他下跪了,這個人
怎麽這麽軸啊。

  「這裏面一看就沒什麽正經人,走吧。」劉飛洋還在試圖帶走她。

  宋雨晴堅定地搖了搖頭,她才不走呢!這精致的妝,昂貴的裙子,總不能白
來一趟吧。

  「你爲什麽非要聯誼啊?」他心裏很不開心,雖然自己不是她的男朋友,可
是他喜歡女孩子來這種地方參加這種聚會,他做不到袖手旁觀。

  劉飛洋心裏很清楚,宋雨晴看不上他。但他就是爲她著了魔,根本放不下。
他也知道,她一直不拒絕他就是把他當做備胎一樣,甚至還不如備胎。她可能只
是享受這個過程而已。

  可是他就是喜歡她,如果非要說個理由,那就是命中注定吧,他以前從不相
信命中注定,可是遇見她,他才知道什麽是不能自已。

  「管得著嗎你!」

  意料之中的回答,宋雨晴從來都是這樣的,沒有跟他說過「你別追我了」之
類的話,但一直都是不接受的態度。

  包間裏的人個個端著酒杯四處周旋,尋覓自己的「獵物」。這就是這個社會
的法則,找到自己喜歡的,而不是喜歡自己的。所以一拍即合的人很少,甚至沒
有。

  宋雨晴很想站起來去尋找一下自己喜歡的,可是她一站起來,劉飛洋就跟著
也站起來。毫無疑問,如果她再向前走一步,他也會跟著走的。

  這個時候的宋雨晴一點都不喜歡劉飛洋,起碼她是這麽認爲的。而且她眼中
的劉飛洋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學畢業生,跟她一樣,沒有經濟來源。她中
意的人不會是他這樣的人,起碼,不會是他。
.
最爱视频在线直播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