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红楼圆梦 1-7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8-11 08:28 編輯
第一回 小頑童夢裏開心智 榮禧堂院前戲金钏

    京城一街市之中,傳來四更的響聲,街道不似白日裏繁華,人煙阜盛。街北
一座府邸前蹲著兩個大石獅子,叁間獸頭大門,正門之上有一匾,匾上大書"敕
造甯國府"五個大字,這座府邸旁不多遠還有一座大宅,照樣也是叁間大門,這
便是榮國府。在榮國府內院之中一間廂房內,一名男孩正依偎在一少女懷裏沈睡
著。本來睡得香甜的男童突然眉頭一皺,進入了一個奇怪的夢境之中,陽光明媚
的院子裏男孩正和自己的姐姐妹妹在追逐打鬧,周圍站著服侍的丫頭和婆子。一
時間院子內充滿了孩子們的嬉笑聲和婆子們關切喊聲, 這群孩子最大不過十多
歲,最小的只有四五歲。
      
    其中一個婆子喊道:“小祖宗們,你們慢點跑,可別摔著了。”可這群孩子
那裏會聽,反而追逐打鬧得更兇了,結果沒一會兒那年紀最小的女孩便摔倒了。

    男孩忙跑到女孩身旁,抱著女孩急急的問道:“探春妹妹,可摔疼了,快讓
哥哥瞧瞧有沒有哪裏傷著了。”說完就關切的在女孩的身上查找著。看到探春豔
麗的小長裙破了一條小口子,肉乎乎的手掌擦傷處更滲出血珠,心疼的連眼淚的
都流出來了。

    本來摔倒的小探春不但沒有哭泣,見到男孩流淚反而甜甜一笑安慰道:“二
哥哥,探春不疼的,二哥哥快別傷心了。”

    男孩卻道:“知道探春妹妹要強,但是你看看都流血了,還說不疼。”

    說完後覺得奇怪,不見周圍婆子丫頭上前查看。一回頭剛剛院子裏滿滿的人
都不見了,便轉身查找。就在這時突然天空烏雲密布,隨之而來就電閃雷鳴狂風
大作,這種光景就連小探春都嚇得緊緊抓著男孩的手,男孩感覺拉著自己瑟瑟發
抖的探春,正要轉身抱住妹妹,結果一回頭空無一人,哪裏還有探春的影子。男
孩正想大聲呼叫被一聲驚雷打斷緊接著閃電劃破長空,男孩只得轉身朝房間跑去。
本該出現在眼前的應該是自己的房間,結果卻來到了一處山頂。這下男孩徹底慌
了,嚇得嚎啕大哭起來。

    “賈寶玉”

    本已六神無主的男孩聽到有人在喚自己名字,便尋找聲音的來源,尋了半天
也不見半個人影,正以爲自己聽錯了。

    “賈寶玉”

    這一次男孩聽得真真的,聲音是從天上傳來的,便向上望去,一團白光正漂
浮在空中。

    “你是誰,是神仙嗎?”寶玉見這場景,想到那些婆子奶娘常給自己講的故
事裏,那些神啊仙啊,都是住在山頂上,便隨口說出自己疑惑。

    “我是神非神,是仙非仙,我是言者,也是聽者。你可知道你又是誰嗎?”

    寶玉前半段還聽雲裏霧裏的,什麽神仙聽者的,又想起那些故事裏的神仙都
喜歡說些自己聽不懂的話,便認準了這白光是神仙。既知道自己的名字偏又問知
道自己是誰,只得怯生生的回答。

    “我名叫賈寶玉,是榮國府賈政二子。”

    “此刻你還沒開竅,自是不知,我卻知你前世今生,甚至你的由來。”聲音
剛落白光一閃,周邊的環境又回到榮國府,寶玉見回到自己的家中正要高興,卻
見一隊隊官兵沖入自己的家裏,將自己的父親和一衆男丁全都押走,又開始翻箱
倒櫃將值錢之物盡數搬走。

    “他們……他們這是要幹什麽。”一個孩子哪裏見過這個陣仗,寶玉正要問,
又見周邊的環境一變,來到一房間內,一鬓發如銀衣著華麗的老婦雙眼緊閉躺在
主椅上,周邊一衆女眷有老有少,均是掩面痛哭。見一衆人在最疼愛自己祖母面
前又哭又鬧祖母卻不聞不問,雖不懂發生了什麽,但本能覺得定是不好的事,終
是忍不住痛哭起來。

    待寶玉哭累了,白光的聲音才又緩緩響起:“你因想體驗這紅塵中的人間百
態,才來到這世間。方才先讓你窺得一二,還只不過是太倉一粟,只怕後面的悲
歡離合你更是經不起。”寶玉一聽還有更可怕的事發生,又想那些故事裏神仙總
是能幫人逢兇化吉。便跪倒在地磕起頭來:“求神仙保佑,既知我的前世今生,
定能幫我的。”

    白光道:“你的一生本已注定,終不是我所想見的,你若想逆天改命,我便
助你,先傳你一門功法助你易經洗髓,待你開了竅,我自會再來找你。”不等回
話,白光一閃,賈寶玉就覺身體一輕,如被人抛起,身體往前一傾坐了起來,睜
大眼睛環視四周,終于發現自己坐在床上。

    “寶二爺,寶二爺,怎麽啦,可是做噩夢了?夜裏涼,快躺下,小心著涼!”
一把少女輕柔的聲音傳來,隨後一名長相秀麗的少女便把寶玉攬入懷中。這少女
便是襲人,她原姓花,本命蕊珠。比寶玉大四歲,正是豆蔻年華,她本是賈母四
大貼身丫頭之一。這四大丫頭自幼跟著賈母,由她親自調教,這襲人的相貌雖比
其他叁位丫頭略差些許,但是賈母知她心性純良,做事最是盡心,又會體貼人,
又覺得房子太大,孩子要有人陪睡,不然易被魇著,又因寶玉不喜歡那些婆子,
就命她服侍寶玉生活起居。因她姓花,寶玉便給她改命襲人。意爲花氣襲人知晝
暖!

    寶玉也不說剛才的夢境,反而道:“襲人姐姐,你又忘了,我不是說過了嗎,
只有你我的時候叫我寶玉便好。”

    “哪怎麽行,你是爺,我是奴才丫頭,豈敢直呼!”

    “好姐姐,我幾時把你當作丫頭,我知你真心待我好,就是像親姐姐一般照
顧我,你卻爺啊,爺的叫,顯得生分!你若不叫我寶玉,我便生氣了。”說完便
將頭扭到一邊。

    襲人聽了這話心裏一暖道:“好,好,好!寶玉!寶玉!這樣可好?”

    “這才是我的好姐姐!”寶玉轉個頭在襲人紅唇上親了幾下,說完就躺回床
上。

    “寶玉且等一下,既然醒了,先把尿撒了,不然又得尿床。”說完把寶玉拉
起來又將一件小褂與他披好。然後讓寶玉站在床邊將他的裏褲除下,下床將一旁
的夜壺拿起放到寶玉胯下,寶玉尿完後正要提起褲子。

    襲人忙阻止道:“且等會,尿完要擦幹凈。”先將夜壺放回原處,拿起另一
邊的濕帕將寶玉的陽物仔仔細細的擦拭一番,當觸碰到露在外面的馬眼處寶玉便
顫抖一下。清理後兩人都重新回到床上,襲人又將寶玉拉入懷中將被子掖好。寶
玉聞著襲人身上散發出的淡淡的少女體香,由于寶玉側爬在襲人的懷裏只有一只
手能動,便從襲人後背緩緩的撫摸,感受少女絲滑的肌膚。襲人只覺一陣微弱的
酥麻感隨著手遊走流變全身,正享受這輕微的快感,卻發現那只手已經摸到了自
己的屁股上,慌忙一把抓住那只手。

    “好好睡覺,不許鬧!”

    “好姐姐,我那勞什子你收在什麽地方?”

    “我用絲巾包好放在枕頭下,平日裏你最不喜歡這寶貝,非要人家親親抱抱
才肯帶,這會子怎麽想起它來?”襲人見寶玉不答,以爲只是孩子心性,也不在
追問。

    寶玉說的勞什子便是通靈寶玉,這通靈寶玉說來還真是件奇事,當年王夫人
生下寶玉之後,發現孩子口中盡銜住一塊通體翠綠的玉石,這玉晶瑩剔透不含一
絲雜質。賈府上下都覺得這定是寶物,可偏偏寶玉覺得如果這真是寶物,應該人
人都有可偏偏只有自己有,便覺這不是什麽好東西,平日裏都是襲人好說歹說又
親又抱才勉爲其難的帶著。等了一會見襲人呼吸均勻,才從枕頭下取出通靈寶玉,
將其含入口中,照著神仙傳授的摒除雜念,不多時就覺得從玉中有一股若有若無
的熱流順流而下一直到小腹,寶玉把腹中的熱流安法門慢慢的運行到四肢百骸,
當運行一周後寶玉覺得全身舒暢說不出的受用,反複運行叁周後才停下來,將玉
取出包好放回枕頭下。

    因爲習練功法寶玉睡意全消,便開始欣賞起眼前的襲人,看著看著便輕輕撫
摸起襲人的面容來。從眉頭摸到鼻尖,又捏了捏嘴唇,緊接著又將手探入襲人的
抹胸內摸到了那柔軟的乳肉,別看襲人年紀不大可是乳房卻發育得初具規模。在
襲人的玉乳上遊走的手指終于觸碰哪凸起的乳頭。像得到新玩具一般一會用拇指
和食指輕捏,一會又用指甲輕刮,襲人便發出細小的鼻音。寶玉不停的玩弄哪因
爲刺激而發硬的小乳頭,之後又順著平坦的小腹鉆入亵褲內繼續向下探去。寶玉
前幾天無意間偷看過姨娘洗澡,隱約知道男女下面是不一樣的。大人和小孩更是
不一樣的,姨娘胸前哪沈甸甸的奶子可不是現在的襲人可以比的,最讓寶玉吃驚
還是姨娘下體的哪濃密的陰毛,現在想知道襲人下面可也有一樣毛毛?當寶玉手
指觸碰到陰阜上稀稀疏疏的陰毛時,便以爲大概女人下面是會長胡子的,又一想
女人下面沒有小雞雞,那麽她們下面是什麽樣子的。還好襲人此時雙腳微分,不
然可要費一番功夫。手繼續向下摸去手指卻觸碰到一個凸起小肉芽。這一碰不要
緊,之見襲人身子微微一顫,口中更是發出一聲輕輕的呻吟。

    這反應嚇了寶玉一跳,以爲把襲人吵醒了,趕緊收回手緊閉雙眼假裝睡覺,
過了好一會發現沒有動靜才睜眼偷偷的瞧。見襲人眉頭輕鎖,紅唇微開,依然沈
浸在夢鄉之中,又壯起膽子將手伸向剛剛侵犯的地方。這一次寶玉要仔仔細細研
究襲人的羞人之處,用手指小心翼翼的觸碰哪如珍珠般的凸起之物,感受和乳頭
不同觸感。隨著手指的挑逗,襲人氣息加重開始輕輕的扭動嬌軀,口中更是傳出
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寶玉的手指繼續向下滑去,陷入一條肉縫之中,這一觸之下
寶玉便是一驚,將手抽出放在眼前,看著手指上晶瑩的液體。

    寶玉心裏想道:“難道襲人姐姐尿尿了?”將手指放到鼻聞了聞,沒有想象
中的尿騷味,倒是有些說不出來的氣味卻也不覺難聞。轉念一想:“這絲滑濃稠
的手感倒是和口水有幾分相似,哪肉縫摸著像是嘴唇,女人的下面又有胡子,難
道是一張嘴不成。”

    滿心好奇的寶玉迫不及待的又在襲人的蜜唇上來回探索,果不其然在哪肉唇
之中找到一道小小的洞口,寶玉剛爲自己的新發現感到欣喜,就感覺到這洞口不
但往外冒著熱氣,還有陣陣溪流緩緩流出。寶玉想用食指將哪留著口水小嘴堵住,
誰知這小嘴剛一接觸異物,嫩肉一縮將食指的手尖包住,又有一股吸力想要將手
指往裏吸。寶玉覺得手指像真的被一張小嘴嘬住來回吮吸,忍不住用指尖上下撥
弄。

    “嗯……啊……!”襲人的呻吟聲一下由底轉高,痛苦中夾雜著快樂,寶玉
從來沒有聽襲人發出過這種聲音,只是簡單的一聲卻聽得心神一蕩。一個孩子第
一次對女性的身體産生出異樣的性趣,直玩到天邊泛起魚肚白才抱著襲人沈沈的
睡去。

    清晨太陽剛剛升起襲人便醒了,看著緊緊抱著自己的男孩,一股幸福感充滿
心間。正準備起床梳洗,就覺兩腿之間一片絲滑,嚇得襲人急忙用手一摸,大腿
根雖然濕濕的卻又不像是尿床了,難道和昨晚哪奇怪的夢有關,想到夢裏發生的
事頓時羞得小臉通紅,“不行,得趕緊換好衣服,不然讓晴雯哪蹄子看到了,還
不知要怎麽取笑人。”起身下床又爲寶玉把被子蓋好,才急急忙忙的將弄髒的亵
褲換下,又和一些準備清洗的衣物混入在一起放到盆裏,拿起盆出門去準備梳洗
完後伺候寶玉起床。

    賈寶玉自從得到那神奇的功法後,每晚都會偷偷習練,半年間猶如脫胎換骨,
不但身體強壯了不少,更是一掃以往柔弱的氣質,頭腦更是開了竅一般,不但讀
過的書籍過目不忘,還學起琴棋書畫,醫經藥理,賈政爲他請的各種先生只需一
個月便教無可教,時常被問得啞口無言。沒多久就在京城裏傳開了,上至王孫貴
胄,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榮國府內賈家出來一個銜玉而生神童。

    賈政本還有一長子,名爲賈珠,自幼才華橫溢,也受賈母史老太君喜愛,娶
妻後本打算去考取功名,哪知一病不起,英年早逝。賈政本希望寶玉如他兄長一
般,誰知此子因含玉而生又生的漂亮,被賈母視爲心頭肉,又因賈珠早逝,便要
來由她親自撫養,從小嬌生慣養又不喜讀書寫字,只知同姐妹和丫頭一起玩鬧。
氣的賈政從不給他好臉色,但是老太太護著不好打罵。不過這半年賈政對自己這
個兒子甚是滿意,不止同僚就連王爺也誇他教子有方,倍感有面子的賈政雖然在
寶玉面前依然不茍言笑,但也不似以前那樣對兒子的行爲太過苛責。

    話說這日,賈寶玉如往常一早便先給老太太請安,然後在書房中給父親賈政
請安後,便準備去給自己的母親王夫人請安,不多時來到榮禧堂,王夫人正坐在
堂中吃茶,一見寶玉忙喚他進來,寶玉恭恭敬敬請完安後,挨著王夫人坐下一頭
鉆進懷裏,王夫人放下茶杯將寶玉抱緊摸著頭笑道:“我兒來的正好,爲娘正有
事找你。”

    “太太有何事找我。”

    “年前去廟裏燒香,求菩薩保佑老太太福壽安康,我們家族興旺,也保佑保
佑你,這半年你倒是讓人省心不少,老爺雖然在你面前不誇你,但是背地裏卻時
常提起你。本早就該去還願,可一直拖著,昨夜裏我還夢見這事,看來不宜在耽
擱了,我身子這幾日不爽,就由我兒代唯娘去吧。”

    “那是自然,正好我這幾日飲食清淡,只是不知是那座廟宇?”

    “蟠香寺!”(注:爲了讓妙玉早點登場,就將蟠香寺寫到京城。)

    “好,我這就前去。”

    “我兒一路注意,不可生事,另還有一事。”

    “太太請講。”

    “你那姑蘇林家的表妹今日便要到了,我兒早去早回,不可失了禮數。”

    “常聽老太太提起這林家表妹,卻從未見過,太太可曾見過。”

    “爲娘嫁入賈家時,你姑姑還未遠嫁,她在家排行老幺,當年可是老太太的
心肝寶貝,後來她下嫁你姑父林如海沒幾年就撒手人寰,老太太得信後哭得死去
活來,這林丫頭是你姑姑獨女,想必老太太見了定會疼愛有佳,你可不得招惹。”

    寶玉笑著應允,王夫人自然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平日裏最是喜歡和漂亮姑娘
玩鬧,自然不會相信他會乖乖聽話,不過這半年幸得菩薩保佑,寶玉越發懂事,
自己在老太太跟前也覺有面子,前幾日還有王爺屈尊纡貴來府上走動,見寶玉後
大勢稱贊,聽老爺說還賞了寶玉幾件稀罕玩意。

    “爲娘還不知道你,也罷,你如今大了,也該知道分寸。”

    母子親昵的又寒暄幾句後,寶玉道:“如果太太沒有別的什麽事,那麽我就
出發前往蟠香寺。”寶玉說完就起身來到王夫人跟前行了一禮。

    王夫人向旁喚道:“金钏,送送寶玉。”

    不一會從內廳走出一名身穿紅绫襖,青緞掐牙背心的丫鬟,給王夫人行了一
禮後:“寶二爺,請!”寶玉跟著這名丫鬟向著廳外走去。這名爲金钏的丫鬟是
王夫人身邊的大丫頭,年紀和襲人相仿,身材相貌也不相上下。寶玉走在後面看
著少女的身段,他這半年來博覽群書,雜書更是沒少看,其中一部沒有名字的殘
書上記錄了一篇閱女術,可從五官判斷出女人心性,更能從舉止步態看出女人是
否淫蕩。寶玉雖然不信,但是過目不忘倒也記得。

    “金钏姐姐進來可好。”

    “多謝寶二爺記挂我們這些做丫頭的。”

    “金钏姐姐你看那是什麽?”寶玉指著道路一旁的假山石道:

    金钏看向手指的方向,除了假山怪石並沒有別的什麽,轉過頭來正想詢問,
哪知寶玉早就將臉湊過來等她,兩人四目相對鼻尖貼著鼻尖,寶玉不等她反應一
把將其抱著,更含住一片香唇吮吸起來,金钏大驚急忙扭動掙紮,以前只把他當
小孩看待,半年前還矮自己一個頭現在已相差無幾,如今抱著自己,自己居然脫
不了身,倒是有幾分男子氣概了。

    “我在想什麽呀,他明明是在輕薄自己,怎麽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剛想
奮力掙脫,哪知小嘴一張一條滑膩舌頭盡鉆入了進來,才一會金钏就覺得呼吸空
難,腦子也不清醒了,就連在自己身上遊走的手也顧不上了,兩條腿更是發軟,
不是被人抱住,早摔倒在地上了。

    “金钏姐姐的胭脂可真甜啊!”

    金钏聽了寶玉這一句猶如遭雷擊,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開抱著自己的人,
腳下一軟險些跌倒,好不容易站住身子,眼前的人卻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更是又
羞又氣。

    “寶二爺小小年紀學些歪門邪道,來欺負我們做丫頭的,看我不告訴老爺太
太。”

    “姐姐可是冤枉我了,姐姐還記得以前對我說過什麽?”

    “我說過什麽?”

    “前些年,我見姐姐雙唇胭脂豔麗,吵著要嘗一嘗,姐姐明明說如若夠得到
便讓我吃個夠的。”

    金钏想起那年寶玉纏著自己要吃自己嘴上的胭脂,見他年幼手短腳短夠不著
自己,便起了戲耍這模樣俊俏的小主子一下的念頭。想不到因緣果報,還是落在
他手裏。

    “都什麽時候的話寶二爺你還記得。不過一句戲言,你還當真了。”金钏嬌
羞的辯解道:

    “金钏姐姐的話寶玉那一句不當真,姐姐吩咐的話自然要牢牢記住。你瞧今
日不是安姐姐的吩咐行事了嘛!”

    “呸……!”前兩句聽著還順耳,後一句羞得金钏忙啐了一口。

    “好姐姐嘴上剩余的胭脂也一並讓我吃了吧。”寶玉說完就準備上前再次抱
住金钏。

    這次金钏學乖了,向旁躲了幾步,又笑吟吟的說:“太太房裏事忙,金钏就
不送寶二爺了,寶二爺別顧著貪玩誤太太的事。”說完後就轉身一溜小跑逃走了。

    寶玉也不糾纏,看了看周遭幸無人看到,自己雖然不怕,但是有人去老爺太
太面前嚼舌,怕是要連累金钏。出了角門向北行了一會來到一片房舍前停下來,
“好幾日沒見到風姐姐了。”此處是寶玉堂哥堂嫂的屋子,寶玉的堂哥堂嫂乃賈
琏和王熙鳳,賈琏是他大伯賈赦的長子,這王熙鳳跟寶玉的關系就更近,王熙鳳
的父親王子騰和王夫人是兄妹關系(注:鳳姐的父親沒提是誰,就當王子騰,方
便以後描寫),所以在沒嫁入賈家前就是寶玉的表姐,小時候最是寵愛寶玉,兩
人關系極好,所以不稱嫂子一直叫姐姐。

    寶玉向院內張望盡然空無一人,連外院都也不見丫頭婆子打掃。寶玉倒也不
覺奇怪,鳳姐自從開始管理榮國府後,自有大大小小的家務要忙,這會子又不知
在哪裏理事。寶玉出了榮國府,大門外早已有馬車在哪裏等候,小厮將寶玉攙上
車內,便和四名家丁驅車前往蟠香寺。

    剛剛的院子裏並非沒有人,其實在內院主屋內有叁人正幹著不可告人的事。
其中有兩名女子一位是這屋子的女主人王熙鳳,另一名是她的貼身大丫頭平兒。
這王熙鳳一雙勾人的丹鳳叁角眼,兩條柳葉眉,眉梢更是高高翹起,雙頰微紅滿
是春意,卻又透出幾分女主人的威嚴,性子潑辣,八面玲珑,伶牙俐齒,能言善
辯,心思細膩,又善于心計,對自己喜歡的人關愛有加,對自己討厭的人心狠手
辣,管理榮國府大小事務,賞罰分明,府裏幾百號下人沒有一個不怕這位琏二奶
奶。平日裏穿著打扮端莊大方的鳳姐此時只著一條薄絲細沙長裙,裙內卻是空無
一物,豐滿的乳肉驕傲的挺立在胸前,兩點豔紅若隱若現,明明已經生産過腰腹
卻依然如少女一般,不過那高高翹起的屁股又比少女多一絲婦人的韻味。相比之
平兒就更加直接大膽,整個俏人兒赤裸裸的站鳳姐身旁,在整個溫暖的暖閣之中
充盈著淫糜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