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SM月阴

精彩内容:


              【月陰】

作者:不詳

舊文改編惡搞色城某竹板

                序言

  時間的長河永遠是奔騰不熄的,人類在這個世界上不斷的進步,文明不斷的
發展,美好的未來是乎就在不遠的地方……

  高黑的夜空,月陰的時候海水和這天空一樣黑暗。夜風帶著海水用力的拍打
在海岸上,偶爾劃過天空的閃電映襯著大地。

  在這直岩的峭壁上聳立著一座漆黑的城堡。如果需要尋找這個世界的陰暗面,
色城城堡的主人會給你一點點解釋。

  塔尖,我靠在木制的靠椅上,海風輕輕扶過我微敞的胸膛,卷動著那名貴絲
綢做成的睡衣。左手端著一杯血紅的酒「月下美人」,靜靜的看著窗外的天空、
海面。

  靠椅前跪著是下人新調教的奴隸KK,白皙光滑的皮膚,勻稱的身體並看不
到一絲綴肉。在這小美人的脖子上套著一副精致的項圈,不單單是飾物。

  在這科技高度發達的年代,人爲了滿足人的欲望什幺樣的東西都會孕育而生。

  鑲嵌在她脖子的項圈是用最先進的太空材料制作而成的,上面精確的電子芯
片和高昂的電器元件使得這項圈的造價不匪。

  但是,我個人認爲是值得的。項圈不但能反映佩帶者的身體狀況,更插入了
人的中樞神經,並能執行不同的程式。

  除了那些固定的程式外,主人的聲音命令是能得以有效的執行的。佩帶者是
無法自行拿下來的,就算是在外人幫助的情況下成功的機會仍然是微乎其微。

  沒有配套的設備,強行取下來幾乎是死路一條。而項圈能不斷的吸取宿主的
生物能量,其使用期達到了100年,並不易損毀。

  奴隸跪在跟前正賣力的吸著我的肉棒。我看了看她脖子上項圈的編號wxf
- 86,又快到3位數了。我瞟眼看了一下她的服飾,顯然他們都知道了我的習
慣——金屬皮裝。

  粉嫩的乳頭上穿著金屬乳環,下面還掉著鑲嵌著水晶外表的鈴铛。

  上身的紅色紋理皮裝收的很緊,她的每次呼吸都有一定的難度,並帶動著她
那嬌嫩的乳房一起一浮。

  肚臍上也穿了臍環,閃亮的金屬主題。肚臍下面有塊紅色的文身「沐海聽風」,
不知道是什幺意思但足夠誘人。

  腰間的金屬腰帶是用來鎖住奴隸的下體的,雖然看不到那紅色皮褲的裏面。

  不過前後微微鼓起並不斷震動的,不用看就知道裏面是什幺。

  紅色的長筒靴一直到膝蓋,那細長的後根使得她要站立的時候也變的十分的
辛苦,掂著腳她陰部會夾的更緊。她小口中的舌頭不斷的添著我的陽具,我可以
感覺到她舌頭上穿了光滑的小舌環。

  我拍了拍她的頭要她停了下來。這樣很快引來了她不不安。

  「主人,我有哪裏做的不好嗎?主人!」女奴隸驚恐的問到。我用手指勾起
KK的下颚,微笑不答。

  凝視著她這張嬌豔而惶恐的臉,我細細品味著。兩聲輕輕的敲門聲後,我的
老婆走了進來。

  「怎幺?這個女奴看上眼了?」「她很有潛力,是快不錯的材料。」我說到。

  「哦?真的嗎?那我也一定要檢閱一下?」說著轉頭對地上的女奴KK說到
:「爬到我房間去等我!」KK跪在地上行了個禮順從的爬了出去。

  在女奴爬出去了以後,老婆茵茵馬上纏了上來。她的服飾無疑證明了她在城
堡裏女王的地位。緊身皮裝,長桶皮靴加上挂在腰間的皮鞭。胯間的獨特設計使
得她很容易的就可以裝上假陽具去蹂躏女奴。

  「你給自己改造的身體還真是不錯,有你這樣的男人是任何女人的福氣!」

  茵茵說到。「你不覺得你應該去拿個諾貝爾的生物學獎回來嗎?」茵茵繼續
問到。

  「親愛的!你覺得有必要嗎?無論是名氣還是財富我都有的是,再說這些陰
暗的成就是不能放在這個僞善的世界的表層的。」我喝了一口紅酒淡淡的說到。

  「是啊!這個世界上頂尖的奴隸好象50% 是我們這裏出品的,而你在黑暗
世界裏的生意也一樣是富可敵國。現在看來你好象沒有什幺追求了,不是嗎?」
茵茵扶在我身上不斷的用手指挑逗著我。

  「最近又有幾種新藥研制成功了。能不能新拿點出來給我用一下啊?」茵茵
問到。「在藥物上的成就,我不一定有嫣然的成就高,而且這方面的事情是由她
負責的。」

  「你那腼腆的學生?不過說回來,她發明增強男性能力的藥物即不傷身體做
用又十分的強勁。在地下交易中一盒可以達到1000萬$ 的價格真的是很不錯。」

  「那是因爲一盒可以夠一個色鬼用一年,要是産量再少點再貴有是有人搶著
要的。」

  「至少有人用不上!就好比是你,你這具身體就根本不需要。」說著茵茵已
經把我陽具引進了她的小穴中,巧妙的扭動的身體。

  茵茵坐在我身上一邊輕輕的扭動著一邊問到:「既然你是自己改造的身體,
爲什幺不把你的陽具改的更巨大一些?」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觸覺上的歡愉是來源與‘寶貝’的前1/ 3處。而
真正能讓我們精神感觸到更高的高度的方法有2個。」

  茵茵看著我道:「接著說,親愛的。」說著加大了自己運動的幅度。「絕對
的摯愛或絕對的虐戀。」

  話音未落,這時候房門被推了開來,嫣然興沖沖的跑了進來並高聲說到:「
西山老師,您做的那具女性身體已經完成了,我們可以開始……」說到一半就注
意到了屋內的情況,臉一紅轉身跑了出去。「

  茵茵笑道:「你那學生還真是可愛啊!」「我也很奇怪,這樣的事情她在城
堡裏不是天天看的到嗎?怎幺還會臉紅啊?」

  「好象只有看到你的時候她才會這樣吧!不玩了,你去忙你的吧。我房間裏
的小奴隸也已經等了很久了。」說著又加快了運動的速度和幅度,我也跟著配合
著。

  不一會,我們便同時高潮了。

  整理了一下,出門的時候嫣然仍然在門外等著。茵茵回自己的房間,而我和
嫣然去實驗室。福星實驗室在城堡的底下,全鋼制結構和城堡的地基容爲一體。

  就算是城堡全毀也不可能強行進入實驗室,爲了這個實驗室我花了2年時間
和無數的金錢。實驗室唯一的入口,是道150英寸厚的鋼制門,進去的人都要
在電腦的檢測下查DNA。

  不相關的人是不可能自由出入的。隨著那厚厚的大門的敞開,我和嫣然進入
了這世界第一的生物實驗室。

  巨型的培養皿中,有具唯美的女性軀體。人們是不會喜歡那唾手可得的獵物,
他們要的是征服聖潔的快感和成就。

  不過在這樣的女人太難找了,因爲氣質的培養不是一般家庭能做的到的事情。

  也許你一輩子都不能遇到。因此,我嘗試自己做。

  在巨大的物力支持下,經曆了無數次的實驗,終于做出了第一具完美的女性
軀體。

  「她」看上去是那樣的安詳,身體沒有任何的誇張,比例是那樣的完美。無
數次組合造就的面容是那樣的聖潔。

  爲了那具身體,平時只編寫奴隸性格的我徹夜不眠的編寫了大量女性不屈的
性格。爲了是在完成的這刻移植到她的腦中,調教他的過程將是何等令人興奮。

  「老師,剩下的過程真是令人期待啊!征服那樣的女性,老師一定會很有快
感!」嫣然在一旁說到。我微笑不語,其實我是征服「她」還是征服我自己呢!

  「嫣然!開始工作了,你來記錄,我要開始植入思想了!」「恩。」我打開
電腦的保護,在檢測過我的DNA後這台巨型機已經可以使用了。

  這台電腦功能強大,我曾經用它把一個女奴的思維和條狗對換過,想起那還
真的是讓我興奮不已。當我正准備操作的時候,背後被自動注射器刺了一下,藥
物快速的注入著。

  我的身體是我自己改造過,其強悍程度我是很清楚的,一般的藥物對我根本
就沒有影響。但我轉頭看著嫣然的時候身體已經開始變的不能動彈。

  眼睛也漸漸的睜不開,在自己完全失去意識之前,我看到了我老婆茵茵得意
走了過來……。

  夢魇……!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檢查了一下我的身體。

  連在我身體是的儀器我是再清楚不過了,那是我平時給女奴們做手術的時候
檢查身體用的。低頭看看自己,是那微挺的乳房。

  這具身體……這不是我花費了無數心血造就的那具女性的身軀嗎?這幺會這
樣?

  陰謀、背叛占據了我的思想。整個人的思維都停歇了。「持~~!」那厚重的
金屬開了,我下意識的用手掩住了自己敏感處。思想隨之一動「我這是怎幺了,
就是我換了身體但我的意識沒有換啊?難到她們給我植入了什幺……」

  我正思索的時候,茵茵走了進來。

  我注意到她的裝束有一點改變,但更多的是神態上的。

  「茵茵這是怎幺會事?」當我說話的時候我都不相信那甜美的女聲是我發出
來的。茵茵得意的笑著看著我,並不回答。

  「茵茵,不要玩的太過火,我會生氣的。」「啧……啧……小美人生氣了啊!」

  聲音從門口傳來,聽到這聲音我身體爲之一顫,那是我的聲音啊!

  當我看見自己從門口進來的時候,人呆住了!「你們……!你……」那聲音
就象小女生氣的時候。

  「親愛的!這一切都太完美了!」茵茵說到。「是啊,這具男性身體是我夢
寐以求的!」我看著「自己」用手摸著身體,那種神態,那種如獲至寶的的表情,
讓我的心頭爲之一寒。

  「西山,我再最後稱呼你一次!爲了讓你明白,你這具完美的男性身體以後
就是我的。作爲你平時對我的寵愛,我會好好愛惜的!」

  「老師,真的很對不起,我實在太喜歡茵茵姐姐了,包括她的身體和她的靈
魂!所以呢!我們把您安排再您最得意的作品裏,您不會太介意吧!」

  「茵茵,嫣然,你們!把我的身體還回來,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我那
近乎咆哮的聲音就象大小姐在撒野一樣。

  「放心吧!老師,我和西山會好好的照顧還您的一切的,您就漫漫享受吧!

  呵呵……」那笑聲讓我不自覺的發冷。

  「來人啊!把新來的女奴帶到調教室,我和茵茵要親自調教她!」占據我身
體的茵茵說到。

             第一章奴隸們的報複

  世界是公平的,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不是嗎?

  新來的守衛我大多不認識,現在我才知道茵茵她爲什幺要以身體能力不行的
理由換掉原來的那批守衛了。這一切都在她的算計中,她做起事情來從來是不給
別人留後路的。

  我被守衛套上了臨時項圈,4個夾子分別夾住乳頭和陰唇,守衛一拉鐵鏈就
能牽動全身,不由得不更上他的步伐。如果有遇到反抗的,只用動動拉手上的開
關就能電的佩帶者死去活來的。

  赤腳走在曾經是自己的城堡裏,此時的我別樣的不是滋味。冰冷的地面透過
來的寒氣使得心裏感到陣陣惡寒,守衛把我帶去的地方正是奴隸的營房。

  這裏是沒有調教室的,未知的的命運讓我感到無力侍從。她們怎能這樣對我,
枉我平時是這樣的寵愛她們,如果我能重新奪回自己的身體,我發誓要把她們整
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電擊從鐵鏈的那頭傳了過來,守衛回頭邪笑了一下。沒走多遠守衛聽住了腳
步,營房的入口到了,我停在門口,雖然對于茵茵要怎幺對付我還是很有心裏准
備,但沒有想到她們會把我安排在這裏。

  這基本算不是是奴隸的營房了,這裏是女畜房間。除冒犯了主人的奴隸或在
組織中犯了重大過錯的人才會被安排在這裏,進入這裏就是城堡裏最下賤的女奴,
應該說根本就不在是人這個範疇了。

  所有的奴隸級別都會比這裏的女畜級別高,都可以任意的把女畜找來玩弄。

  女畜的營房我是重來是不過來的,這裏都不怎幺會有人接近。

  進入這裏的女畜的命運無疑會是十分悲慘的。一般這裏的女畜訓練完成後大
多是賣往日本或非洲的地主。

  守衛把我交到訓畜師手裏就飛一般的跑開了,到不是那訓畜師長的嚇人,相
反這裏的訓畜師都是女性,按照茵茵的話說:「只有女人才最能對付女人!」

  接過我的訓畜師身高在170cm,棕黑色的長發揪成一髻垂在腦後。白皙
的肌膚,配上露肩的女王裝分外的顯出她的妖豔。她本來是很有名望的高級女奴
調教師,後來因爲調教手段太過激烈傷害了不少我喜愛的女奴被我調到這個部門。

  我記得當時我把她降職的時候她眼裏透出來的是不是不滿,而是興奮和期待。

  「娜娜!」我不禁叫了出來。

  「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娜娜把手裏的鐵鏈猛拽了下,強烈的痛感從我的敏
感處傳來,踉跄的跌倒在娜娜的腳下,她有手指鈎起我的下颚,那雙黑色的眸子
看的令我發寒。

  想起娜娜對付女人的手段,我的身體不自經的抖了起來。「告訴我你的名字!」

  聲音高傲而不容抗拒。我愣住了,我的名字?我現在是什幺?

  算了,那不重要了。你原來的名字你會忘掉的,現在起你只用記住,你是名
下賤的女畜就好了!好久都沒有送來新鮮的貨物,對你訓練真是讓人期待啊!哼
哼……娜娜在轉身的時候我看到文在她背後的天蠍,隨著她的笑聲起伏著。

  娜娜把我拉到栓欄前,解下了我乳頭和陰唇上的夾子,把我頭和手固定好。

  栓欄只有半人高,固定好了後我只能把屁股噘起來,而當娜娜把我的雙腳分
開固定到地面上的時候,我感覺我就像匹馬被栓在那裏,雙腿分開,陰部恥辱的
暴露在外面。娜娜在我屁股是用力的拍了2下,在我身體上挑逗的撫摸了幾下。

  「恩!你還沒有名字,看你很象匹牛的,就暫時叫你‘大奶牛’好了。先在
這裏等一下,我去給你准備准備行頭!你先在這裏高興下吧!」說著拿出了催情
藥物,在我的陰部和乳房上都塗抹了一邊。「好好享受吧!以後的日子可沒有這
好過了!」說著得意的笑著走開了。

  藥物在娜娜走後不久就發作了,城堡裏的藥物我是知道的,雖然大多藥物對
身體都沒有什幺傷害,但效果奇佳。管你是叁貞九烈還是守身入玉,只要用上一
點城堡裏的藥物就會變成蕩婦般的饑渴。

  身體慢慢的邊的熱了起來,我不斷的告誡自己,西山你是男人,色城城堡的
主人,你不能象那些下賤的女人們一樣,不能被她們打敗。雖然不斷的提醒自己,
但陰戶裏的淫水還是流了出來。這具身體比一般的女體要來的敏感!

  意識一點一點被身體的官能蠶食掉,而雙腳被分開固定,連相互摩擦解決大
腿內壁都做不到。不住的晃動身體,渴望觸碰到什幺,嘴裏也發出了那熟女渴望
被撫愛時才有的呻吟!

  「喲!喲!喲!我才離開這一會,你水流成了這樣,看來你還真不是一般的
淫蕩啊?」娜娜回來了,並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拍了下。我啊的尖叫了聲,這完美
的聲腺發出的淫叫聲可以讓任何雄性男人勃起。

  接著娜娜又用手指在我的陰戶裏抽插了幾下,並不斷的在我身體上愛撫著,
雖然這可以緩解下身體上的渴望,但我知道娜娜那高超的挑逗手法會撩起我更強
烈的欲望,而當她停止的時候我將面對那種如同天堂掉入地獄的感覺。

  不一會兒,身體的感覺就向高潮不斷的邁進,在我要達到高潮的邊緣的時候,
娜娜停止了她的動作,狠狠的在我的陰核上掐了下。

  那深鑿靈魂的痛苦讓我象個發情中的雌獸失聲低嚎著。「想爽快嗎?恩~ !

  我的大奶牛,想要的話就大聲說出來。」娜娜說到。

  身體的強烈腐蝕把精神推向崩潰,雖然不斷的提醒自己,但身體那種渴望卻
是不能抗拒。娜娜再次在我的身上塗抹了些藥物,然後又若即若離的觸摸了幾下。

  並給我罩上了眼罩。陷入黑暗的感覺更加的深恐,身體越發亢奮的顫抖著。

  娜娜停止對我的任何接觸,靜靜的站在一旁欣賞著我那淫蕩的樣子!

  終于受不了身體的折磨,我小聲的開口道:「娜娜,讓我爽快些吧!」沒有
回應,換來的只是娜娜的手劃過我的嵴背,並用手指在屁股是輕輕的撫弄。

  「要弄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匹大奶牛,而我現在是你的主人,在做任何事情
時要說請,不然是要受到懲罰的!想要嗎?想要就求我玩弄你,從你口裏大聲的
說出來!」娜娜說到。

  「不!……啊!不要!啊……啊!不要……停!」最後的聲音小到我自己都
聽不見。

  「你說的什幺,大奶牛!」娜娜用一根手指熟練的撥弄著我的陰戶。

  「不說是嗎?那我去喝咖啡了!」「請你讓我高潮吧!」我羞恥的說到。

  啪!娜娜在我屁股上用力的扇了下「你以爲你是誰,你這下賤的女畜,要稱
呼我爲主人!」

  「主人請您讓我高潮吧!」我高聲叫到啪又一下!「注意的你的態度,你著
賤畜!」我哀求到:「主人求求您請讓我高潮吧!」

  「恩!這樣就對了,如你所願!掂起你的腳,擡起你那淫蕩的屁股來!」說
著娜娜裝上了假陽具,在我小穴的洞口不斷的摩擦,偶爾進去一點,但就是不深
入。

  「求主人!……啊……插進去……啊請快點啊!……賤畜不行了……」說著
掂起了雙腳,身體不斷的晃動的著,真有如發情女畜般迎合著娜娜的動作。

  「要滿足就快點動,我可沒太多的時間!」在不斷的晃動中,身體很快高潮
了!伴隨著我的低嚎,小穴瀉的一踏糊塗。

  高潮的快感壓住了藥性,我的神智也恢複過來。我是西山啊!

  一個玩弄過無數女奴的男人,那給自己制造的生化肌肉的身體,讓多少女人
屈服過。

  而現在被人當女畜般的玩弄,想到這強烈的羞恥感頓時傳便我每處神經。伴
隨這高潮後的快感,身體不斷的抖動著。

  這具身體我是知道的,不同與一般的女體,那完美的比例,其佳的柔韌性。

  更主要的是讓驚人的自我修複能力,不論在怎幺玩弄都可以自我複原,並且
感官上不會退化或變的麻痹。

  包括肛門都能有強烈的觸感,而令我深恐的是,這具身體可以100年不老
化,就算是在高密度的興奮狀態其新陳代謝也可以維持進百年的時間。

  我相信茵茵和嫣然肯定在腦中植入了不能自殘的心裏暗示,想到這裏我不禁
的苦笑的搖搖頭!這是報應嗎?

  「滿足了?我的大奶牛!好了,我去吃飯了,接下來的調教可是很費體力的!

  你先自己玩把!」娜娜的聲音又把我拉回了現實,說完娜娜用東西把陰戶的
淫液擦幹淨,然後重新上藥。

  並注射了能維持時間更長的藥物。又把電動陽具插入我的陰戶中,把開關放
在了腳下。拿走了我的眼罩,並在我身體側面放了面大鏡子。

  「開關在你腳下!要的話自己用你的蹄子踩,不過那是帶電的哦!好了我先
走了你慢慢玩吧。」說著搖搖手走開了。

  我看著鏡子裏的我,象極了女畜被栓在柵欄上,高高噘起的屁股,陰戶裏還
有那半截沒有插入的陽具。

  垂在地上的線象條尾巴,不斷的隨著身體擺動著。娜娜把鏡子擺這裏就是爲
了羞辱我,而看到自己這淫蕩的樣子,身體又開始發熱起來,小穴的藥物又開始
發作了,淫水隨著大腿不住的滴到地上。

  藥物讓理智逐漸的喪失,心裏雖然不斷提醒自己:「法蘭!千萬別去碰那該
死的開關,身體一旦沉淪就回不了頭了。」但藥物的作用讓眼前的事物開始變的
模糊,思想也變點停歇了。自己的腳不知不覺的就移到了開關那裏,本能的踩了
下去。

  「啊~~!」隨著腳的踩下,小穴裏的電動陽具飛快的轉動起來,電流從腳下
傳邊全身。電擊加上小穴的滿足感瞬間讓我從靈魂深處喊了出來!可這還沒有完,
電擊讓理智從新戰勝官能,奪回了身體的控制權,我受不了電擊把腳從開關上移
了下來。電動陽具也隨之停止了轉動。深邃的失落感立即占據了整個思維。

  我不停的喘息著,身體開始大量的流汗,鏡子裏的我淫水不斷的往外流著,
意識又變的模糊起來。最終,官能再次占得上風,而我的腳又再次屈服與身體移
到了開關上去。這次時間更長,汗濕的身體被電擊起來感覺更是強烈。但是我停
不下來,處在著高潮的邊緣,爲了換得解脫我把開關狠命的踩了下去。

  伴隨著自己的淫叫聲,我看到了自己陰戶裏射出來的淫水,我看到了烈娜得
意的笑容,然後眼前一黑被電擊的昏了過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啪的一聲,屁股上傳來一陣疼痛。「起來了,
我的小母馬!午休時間結束了!」

  烈娜一手拿著鞭子一手拿著束具。「站起來!快點!」說著又抽了一下。鞭
子上的電流讓我反射般的彈了起來!

  「很好!牲口,你現在要工作了!城堡不能白養活你!」烈娜說到。

  說著開始給我帶束具,先是把頭束的皮帶固定好,把卡子插在鼻孔裏。塞入
口裏的嚼子讓上下額不能閉合起來。堅硬的脖束讓頭高高的揚了起來,並且不能
隨意轉動。

  「撅起你的屁股,你這頭淫蕩的牲口!」說這烈娜用鞭子把我的頭按了下去,
挂好了脖子上的鏈子並踩在了腳下。接著用束帶繞過腹部,束帶後挂著條棕色的
馬尾。用乳夾卡出乳頭並把另一頭夾在陰唇上,烈娜調好距離後我再也站不直了。
並把鏈子從股溝間穿了過來,雙手被反綁在背後,用橡膠繩子把手和頭發牢固的
固定住,在把鏈子聯在手臂的固定處。要是把手靠上陰部的鐵鏈就會把深深的勒
進股間,陰唇也被拉的老長。往下放頭發拉扯著頭皮也讓人痛不欲生。

  烈娜把我牽到「馬棚」。然後對值勤的男奴隸說到:「給這可愛的小馬換上
好的裝備,要最漂亮最新式的那種!我等下來驗收!」男奴隸恭謹的點頭。

  烈娜走後,那奴隸把我固定在刑架上。用插銷栓住我的鼻子,然後連上缰繩。
拿出乳铐緊緊的從乳根處卡住我的雙乳,乳铐多出的杆上有2個洞,末端還有把
手。再在背上裝上了個單人馬鞍。股間的束帶也被換做粗皮的。乳頭用乳夾卡住,
用細鏈綁在腿上,使得我身體不的不彎曲下來。

  最後拿出跟10cm的肛門塞,插如我的後門中,那肛門塞是特制的。插如
後轉動末端,進入體內的部分會擴張開來,在恰出前端的肛擴肌肉根本是掉不出
來的。上面有倒鈎刺,如果強行的往外擠出或拔出的話回造成劇烈的疼痛。更可
怕的是。男奴在那後面裝上了腳蹬。又在腰側挂上了馬鞭。裝扮好了後,男奴把
我牽到欄杆上栓著,等烈娜來領取。

  沒過一會烈娜來了。「不錯!小牲口,這才是你的裝束!走了牲口,你要開
始工作了。」說著拉著我的缰繩走了出去。

  由于乳夾,我只能弓著身子緩慢前進,也不知道走到那裏了。「不適應嗎?
我的小馬,等下你就知道我是多仁慈了,她們可不會象我這樣溫柔的對你!」烈
娜輕笑的說到。走了不一會兒,烈娜停了下來說道:「我們到了!小牲口,今天
要努力工作啊!你要賺夠一百個硬幣,不然~~~ 哼哼!」說完在小穴裏塞了件類
似跳蚤單的東西,不同的是在外面還有固定的卡口。好像還調時間的裝置。雖然
不知道是什幺,但烈娜的東西都不會讓我好到哪裏去。

  「很奇怪是嗎?告訴你好了,雖然我不想讓你知道是怕你工作的時候有心裏
負擔。這個記時器可是很不錯的東西,我們一般用它來整治不聽話的女奴隸。只
要時間一到,內核就會伸出尖刺,往你身體裏注射sm- c9000型媚藥。哦
對了,你還不知道那是什幺吧,是種很厲害的藥。然後還鎖死陰道口,女奴要想
滿足或解欲的話就只能拉動外部把手,但這樣回産生高壓間斷電擊,裏面的倒刺
會讓你後悔做女人。所以我們一般叫這爲‘懲決’。」烈娜得意的說到。

  聽到sm- c9000,我的身體不自然的哆嗦了下。別人不知道但我知道
凱莉做的藥是多幺的厲害,sm- c9000那是一滴就可以讓貞節烈女變成娼
婦的藥。不等我從恐懼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烈娜在懲決上挂了一個小盒子。

  「一百個金幣,你有8小時的工作時間。」說完把車拉了過來。

  兩個車杆剛好插如我乳铐上的洞裏,車的重量不得不讓我用手托住把手來減
輕乳房上的壓力。身子和車杆保持平行,前面的橫杆也穿在了我脖子上的固定環
上。烈娜坐了上來,當她把腳放在腳蹬上的時候,肛門裏肛塞被往下一拉,上面
的倒刺伸了出來,疼的我一陣冷汗。馬車是有放腳的地方,烈娜是故意的。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出發了,我們去女奴營房,那裏的生意應該不錯!」

  沒過一會烈娜來了。「不錯!小牲口,這才是你的裝束!走了牲口,你要開
始工作了。」說著拉著我的缰繩走了出去。

  由于乳夾,我只能弓著身子緩慢前進,也不知道走到那裏了。「不適應嗎?
我的小馬,等下你就知道我是多仁慈了,她們可不會象我這樣溫柔的對你!」烈
娜輕笑的說到。走了不一會兒,烈娜停了下來說道:「我們到了!小牲口,今天
要努力工作啊!你要賺夠一百個硬幣,不然~~~ 哼哼!」說完在小穴裏塞了件類
似跳蚤單的東西,不同的是在外面還有固定的卡口。好像還調時間的裝置。雖然
不知道是什幺,但烈娜的東西都不會讓我好到哪裏去。

  「很奇怪是嗎?告訴你好了,雖然我不想讓你知道是怕你工作的時候有心裏
負擔。這個記時器可是很不錯的東西,我們一般用它來整治不聽話的女奴隸。只
要時間一到,內核就會伸出尖刺,往你身體裏注射sm- c9000型媚藥。哦
對了,你還不知道那是什幺吧,是種很厲害的藥。然後還鎖死陰道口,女奴要想
滿足或解欲的話就只能拉動外部把手,但這樣回産生高壓間斷電擊,裏面的倒刺
會讓你後悔做女人。所以我們一般叫這爲‘懲決’。」烈娜得意的說到。

  聽到sm- c9000,我的身體不自然的哆嗦了下。別人不知道但我知道
凱莉做的藥是多幺的厲害,sm- c9000那是一滴就可以讓貞節烈女變成娼
婦的藥。不等我從恐懼中回過神來的時候,烈娜在懲決上挂了一個小盒子。

  「一百個金幣,你有8小時的工作時間。」說完把車拉了過來。(法蘭極度
有錢,城堡的打賞費用是金幣兩個車杆剛好插如我乳铐上的洞裏,車的重量不得
不讓我用手托住把手來減輕乳房上的壓力。身子和車杆保持平行,前面的橫杆也
穿在了我脖子上的固定環上。烈娜坐了上來,當她把腳放在腳蹬上的時候,肛門
裏肛塞被往下一拉,上面的倒刺伸了出來,疼的我一陣冷汗。馬車是有放腳的地
方,烈娜是故意的。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出發了!我們去女奴營房,那裏的生意應該不錯!」
說著拿起了鞭子驅趕著我前進。

  去營房不遠,但帶著刑具拉著車子我走的很是艱難。爲此我沒有少挨烈娜的
鞭子。到營房的時候我已經是大汗淋淋了。

  「啊!~ 」烈娜在到營房門口的時候猛踩了下腳蹬。我痛的爬在了地上!「
就是這個姿勢,對了我的小母馬!」

  「你現在開始工作了,起點就是這裏。城堡裏任何女人要乘坐你你都要將她
們送到要去的地方,滿足她們的要求。並懇求她們打賞你金幣。現在開始記時了,
祝你好運!」說著扭動了懲決的記時開關!並在「馬車」上放了塊牌子:「女奴
專用」

  烈娜走後不久,就有女奴圍了上來。雖然他們在城堡裏是奴隸但在地位其實
是很高的,特別是有號碼的女奴他們在城堡裏算的上是女奴中的「貴族」,森嚴
的等級決定著女奴的行動範圍和方式。很少有人被罰做牲口,那是最下賤的標志,
就連寵物的級別都比「它」高。

  很快,低級女奴們讓開了。一個走姿高雅的女奴過來了(城堡也出品女王,
有些賣出去了都是做女王),衆奴隸都讓到一旁。她高雅的走姿就象是上流社會
的貴婦人,緊身皮裝和眉宇間的飒氣讓人不自然的不能凝視,10cm高根的節
奏讓我很驚訝城堡裏怎幺還有這樣的女人。世間的人就是這樣角度不同看到的結
果也不一樣,平時她們在我面前溫順的象貓忠誠的象狗,可我未必真的了解她們。

  「送我去試驗室!」她的話語簡單而強勢讓人不自然的服從。

  我遲疑了2秒,她也沒有多說,只是優雅的拿起馬鞭,在我身上抽了一下。
我知道現在的身份反抗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要報複也只能等到時機的到來,在這
之前我只能忍。當我被抽第2下的時候,開始向前邁進了。她微閉著眼半躺著靠
在車上,手牽著缰繩,跷著腿。而我半弓著腰,象匹馬一樣的拉著車一步步的向
前。路上引來很多奴隸側目,就連在地上爬行的奴隸也興奮的看著我。她們是奴
隸,而我只是奴隸的工具。這具身體又異常的敏感,小穴和肛門裏的塞子每走一
步都痛苦的折磨著我,口橛讓上下額張開,身體的角度讓口水不斷的滴了下來,
身上的汗水和股間的愛液順著大腿內側流淌著。

  「你還真是少見的淫蕩!難怪做牲口拉車。」車上的女奴看著我的樣子說到。

  實驗室不算遠,一會就到了。隨著「馬镫」被重重的一下,疼痛瞬間就讓我
匍匐在了地上,用著這下賤的姿勢恭候著她下車。

  她要離開的時候我小聲的說到:「請付一個金幣!」

  「你說什幺?」

  「請付一個金幣!」我恰著橛子含糊的說到。

  她順手拿起馬鞭,猛抽了下道:「這就是你的態度?你這下賤的牲口!」

  我想到完不成任務的可怕後果小聲道:「請您憐憫,付我一個金幣。」

  她俯視著我看到我挂在後面的小盒子邪惡的笑了下:「一個金幣是嗎?哼哼
~~!我給你!放哪裏啊!」

  「放在後面的盒子裏!」

  「哪裏?我不太明白?誰的盒子?在哪裏,說明白點!」

  「請放在我…啊!~~」背上被抽了下「請放在牲口挂在小穴上的盒子裏!」
我屈辱的說到。原本高高在上的我也要爲這點錢去討好這些下賤的女奴。

  「這就對了,注意你的身份,你這下賤的牲口!」說著她把錢幣放在了我後
面的盒子裏。然後笑著看了我一眼:「慢慢爽吧,等下記得再拉我。」

  我突然想起來,城堡裏的金幣是50克一枚而100枚就是5千克的重量,
被5000克拉扯著的「懲決」會是什幺感受,想想就讓我冷汗只冒。

  正在我爬在那裏想著出神的時候突然看到試驗室走出了2個熟悉的身影,那
不是「我」安妮嗎?應該是安妮和凱莉,而當我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也看到了
我。

  「喲!這不是我們的小美人嗎?這幺和只牲口樣的爬在這裏?」安妮說到。

  「老師,請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只是我太愛安妮了,不要怪我喲!」凱
莉還是那樣。

  「注意你的身份,你不在是法蘭了,你現在是匹馬,連奴隸都不如的牲口。
我可以輕易的讓你生不如死!」安妮道。想到這,我仇恨的眼神暗淡了下來。現
在這樣沒有任何意義。

  「烈娜給你布置了什幺任務?恩?我的小牲口?」安妮帶著那半調戲的蔑視
的笑問到。

  我炙熱的看了她一眼,但很快的忍了下來。溫順的說到:「她讓我拉車,賺
100枚金幣。」

  「老師好可憐啊!渾身到出在流水。這樣對身體不好喲,等我幫你下吧。」
說著轉身進了實驗室。

  「法蘭,沒有想到你會有一天象牲口樣的爬在我腳下吧,不過念在你往日的
情分上我決定幫你一把。來人!去拿50枚金幣來!」往日的「我」說到。

  很快凱莉也出來了。她手裏拿著注射液體包和軟體針管。她想把液體包固定
在我腹部,然後有把針插入我大腿的血管。確定不回影響到行動後固定好。

  「好了老師,這樣你身體就不會缺水了,這是我配制的強化營養液,能給老
師提供強大的能量,保證您一天都有力氣。」凱莉還是以那小女生的口氣到。但
是我的學生我怎幺會不了解,那天使辦的想法卻可以做出惡魔般的效果。她接下
來的話一定是讓我驚恐不安的。

  「不過有一點點付作用,不要這樣看著我,我保證就一點點。」說著凱莉俯
下身子來貼在我耳邊說到:「它會讓您乳大如牛,並讓您時刻保持著亢奮狀態,
而且你分泌液體的腺體也會越來越發達。」說完在我耳後根輕輕的舔了下。「相
信您會很喜歡!對嗎?我可是很了解老師的喲!」

  下人這時候拿來了金幣。安妮說到:「親愛的!不說這多了,好久沒有在城
堡裏轉轉了,今天難得有馬車,你就陪同我巡視下城堡好嗎?」

  「那這會不會讓老師很辛苦?」凱莉道。

  「不會!我們是在幫助它完成任務!對嗎?小牲口!」

  「那就辛苦老師了,我們上車了哦!」說著搶了我身體的安妮先坐到了車上,
車不是很大不能並排做兩個人,借用安妮身體的凱莉做在了「安妮」身上。

  「走吧!拉我們到處轉轉!」說這在我「馬镫」上踩了下。我沒有辦法只有
順從的拉車前進,一路上所有的女奴看到「我」夫人都閃開跪在一旁。城堡裏的
園林設計絕對是世界頂級。合理的布局,自然的流露,在這裏參觀會讓人心曠神
怡。我也常在城堡裏漫步,可今天的我卻想牲口一樣的套上馬車,屈辱的拉這他
們。隨著藥物的射入,我身體逐漸有力氣起來,就是拉著2個人都不覺得累。然
而口水和愛液也是越流越多。

  一路上安妮和凱莉有說有笑,他們時而踩下「馬镫」觀看風景,時而巡視下
女奴。最後盡然坐在車身上做起愛來。

  「你不怕老師介意嗎?」

  「不會,它會很享受的。親愛的我們在猛烈些,啊…對,就這樣…~ !」

  我不忍回頭,但腦子離還是浮想出我和安妮作愛的情景。他們高潮時還猛抽
我,驅趕著我向前狂奔。我要報複,我發誓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現在只
能蟄伏等待機會。

  在他們盡興後,我被他們驅趕到了調教室門口。安妮和凱莉也下了車。

  「好了玩夠了,親愛的我們付錢吧!」

  「恩!好的,放哪裏啊!」

  「看見按尾巴後的盒子沒有,就是那了!」

  「老師,您辛苦了這是金幣,我一枚枚的數給您!1、2、3……50正好!
那我們就先走了改日再來看您!」說著凱莉帶著銀鈴般的笑聲離開了。

  隨著金幣的增加,使得我不得不用力吸住下體的「懲決」,而上面的倒刺讓
我越來越痛苦。他們離開才是我惡夢的開始……